劉信《單程證問題的幫兇,是泛民主派》

因為泛民和本土派借人工島的興建,重提香港每日有 150 個內地居民持單程證來港的問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日前發表網誌,如果過去二十年沒有持單程證的新來港人士,香港人口其實會減少 74 萬,勞動人口亦少了 40 萬。他又指出,以每年約 2 萬宗跨境婚姻計算,如夫婦子女不能在香港團聚,而要在內地團聚,香港人口就會再減少 40 萬人,當中有超過 30 萬名屬勞動人口,使香港一共少了 70 萬的勞動人口。

文章出街後,不同立場的人,自然有不同的演繹,如新民主同盟便聲稱,人口增加並不是好事,聲稱沒了單程證房屋問題不會那麼嚴峻,政府也沒有需要考慮建東大嶼人工島。《線報》則有作者撰文聲稱,單程證審批權有主權含義在內,所以泛民就要爭這個權,多少有點兒「宣示主權」的意味。是否有主權含義在內,劉信並不知道,但是有些人在批評單程證制度前,有些概念應該搞清楚。

首先,所謂的單程證,是內地公安部批發的證件,讓香港有親屬的內地居民去港澳定居。那些居民未來港前,仍是內地居民,准不准許他們離開內地,審批權自然在內地手裡。因此,泛民一直聲稱「奪回單程證審批權」,本來便是亂噏廿四,單程證審批權一直不在港府手上,奪什麼回?再說,不論回歸前還是回歸後,港府都沒有司法管轄權,跨境干預單程證的簽發。

因此,單程證的簽發並不涉及「主權」問題,而是涉及域外的司法管轄權問題。當然,單程證只代表大陸准許了那些人離開內地,港方亦有權自行設立一套審批制度,甄別哪些內地居民可以來港定居。那麼,港方現時究竟有無這樣的審批制度呢?有,它叫香港特區居留權證明書,但是單程證的每日來港配額,本身是港府跟內地協商所擬定的,單程證亦是港府准許他們來港定居的法定要求。在這情況下,當對方拿到單程證來港,港方也沒理由不批准他們定居。

換言之,一國兩制的制度下,香港沒有跨境干預內地的單程證簽發,但是可以討論單程證的配額。事實上,單程證配額本來只有 75 個,現時單程通行證的 150 個配額,是 1995 年由港英政府跟內地商討所擬定的。此外,前特首董建華曾在 2002 年提出減少單程證配額,當時卻遭到社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主任何喜華的反對,而當時泛民也沒贊成過減少單程證配額。

更有趣的是,泛民雖然一直在單程證問題做文章,但卻從不建議減少配額,這又是為甚麼呢?是不是他們也知道,那些單程證的申請者,在香港其實也有親人,他們害怕主張減少配額的話,會喪失申請者在港親屬的支持?畢竟,中港婚姻每年達兩萬宗,二十年便是 40 萬人,泛民提議減少單程證配額的話,那些人將來還會投票他們?

另有一點需要注意,上面提到的社協主任何喜華,他曾在 1999 年協助港人在內地子女爭取居港權,因而爆發居港權爭議,他又在 2013 年,曾協助單程證來港人士,成功推翻綜援需要居港七年的規定。當泛民在炒作單程證制度時,他們為何又不提,終審庭當日在吳嘉玲案中,曾裁定所有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均能自動獲得居港權,即使他們未有申請單程證乃至非法入境,均能取得行街紙呢?

他們為何又不提,那一宗吳嘉玲案,是由後來加入公民黨的李志喜大律師幫手打贏呢?他們為何又不提,吳嘉玲案之後,是港府提呈人大常委釋法,規定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也須事先取得單程證,才能來港定居?他們為何又不提,他們當年是反對人大釋法呢?他們為何又不提,法院推翻綜援需要居港七年規定的孔允明案,代表孔允明是一直支持泛民的陳文敏?

說到這裡,大家便能發現,泛民在單程證和居港權問題上,根本一時一樣。當日他們為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爭取居港權,反對人大釋法限制他們來港,協助雙非打官司,又協助單程證來港人士推翻綜援需要居港七年的規定。到了現在,他們又去炒作單程證問題?大佬,如果單程證真是造成了人口和住屋壓力的話,泛民可是幫兇來的啊!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