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悼金庸》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一宗武俠小說宗師,報界泰斗查良鏞先生(金庸)昨日因病在港逝世,享年 94 歲。金庸一生所撰寫的十四部小說,陪伴不少香港人成長,其文學影響力不單一時,更對跨世代、跨地域的華人產生不少影響力。金庸的武俠小說,揉合文學、哲學、歷史、政治於一體,將武俠小說由小眾玩意,一登大雅之堂,這樣的文學功績可謂是眾所難及。即是政治立場上再多歧見,也難以否定金庸在文壇的成就、對中華文化的傳承發揚。

金庸在四十年代擔任《大公報》記者,隨後被上海那邊調派到香港分社工作,之後也在左派報章《新晚報》撰寫連載武俠小說,風傳一時。其後,他於 1959 年創辦《明報》,親自撰寫社評超過二十年,當中不少篇幅都批評當時的中共政權,尤其正值文化大革命時,他多次親上筆陣前線,與左報社評針鋒相對,甚至被當時左派陣營列為暗殺對象之一,港英政府也要派警察政治部貼身保護他出入報館。在七十年代時,他應台灣的國民政府邀請到台訪問,與總統蔣經國見面,可見國民黨對其的肯定。

不過當鄧小平重新上台後,金庸又再跟中共建立友好關係,1981 到訪北京時更獲得鄧小平親切接見,金庸又對此次會面津津樂道。隨後,他就獲北京任命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並擔任政治體制小組召集人。這體現北京對其高度信任。

當時金庸與另一草委查濟民推動「雙查方案」,確立頭幾屆的行政長官與立法會選舉制度,不過取態保守,遭到學界與民主派猛烈批評,後來《明報》社評多次護航,引來學生燒《明報》以表達不滿《明報》成為「雙查方案」打手。不過在六四事件後,他也辭去草委、諮委工作,算是退出政壇。

從文學角度,金庸的確是立下了萬世偕模,令不少華人欣賞到他的中文小說作品,令不少華人在成長旅途當中有不同的武俠人物作伴。不過,在政治層面上,金庸卻是他筆下的韋小寶,一時倒向共產黨,一時又再倒向國民黨,隨時勢而選擇效忠對象,政治上左搖右擺,甚至將《明報》形容為老闆私器,這些作風實在難以苟同。

當然,人無完人,金庸先生的文學領域成就,在當代可謂鮮有及者。一代文壇鉅子就此東去,令人哀嘆一個時代的消逝。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