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證監會綠色金融策略框架的啟示》

如果讀者有翻閱上市公司年報的習慣,應不難察覺年報中會有一部份是關於環境、社會及管治(ESG)。其實這是港交所對上市公司的規定,要求公司披露更多有關其對環境及社會影響的資訊。可是,自推行以來,不少上市公司都未能掌握當中的要求,常披露一些與營運無關的資訊,例如報告一些植樹活動,但對公司營運產生的碳排放沒有多大的著墨。當本港企業還未能好好掌握港交所的披露要求時,一場全球的變革正在醞釀。

在剛過去的 9 月,證監會發佈了綠色金融策略框架。這個市場未必太過關注的舉動,其實可能對上市公司有深遠的影響。這個框架有五大方向,第一個方向,亦是最重要的方向,就是提高上市公司環境資料披露的要求,希望可以達到 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建議的水平。

讀者對 TCFD 這個組織可能會比較陌生,但相信它的主席,全球富豪榜第十一位的 Michael Bloomberg,應該無人不識,而 TCFD 是隸屬於由七大工業國成立的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其目的是希望投資者可以認清氣候變化帶來的投資風險,並作出更精明的投資決定。

TCFD 在 2017 年 6 月發表的報告中,建議企業披露氣候轉變為營運帶來的風險及機會,以及有關的應變策略。TCFD 更建議企業進行情景分析,以得知其在不同環保措施下的抗壓力。這個要求遠比港交所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高。

舉一個例子,如果你營運一家燒煤發電廠,根據港交所的要求,如果你能披露燒煤產生的碳排放量,就已經算不錯。但如果根據 TCFD 的要求,你便需要設想如果要將全球氣溫的升幅(跟工業革命前對比)控制在攝氏二度之內,燒煤發電應該會被淘汰,那發電廠的營運將會受到怎樣的影響,而管理層有什麼應對方法,都要披露。TCFD 的要求遠比現時港交所的來得複雜。

o 181031 b5a


香港是一個金融業為主的經濟體系,要達到 TCFD 要求的難度更高,因為氣候措施對金融業的影響不是直接的,而是間接。再舉一個例子,假如你營運一家銀行,你便需要了解不同氣候情況對你的借款人的影響。你的銀行可能已借款給五十家燒煤發電廠、二十家風力發電廠及二家鐵路公司,你需要去評估每一個借款人在不同氣候情況下的影響,從而得知銀行整體所承受的氣候風險,這個任務需要很多的人力物力。

這麼高要求的建議如果由環保組織提出,未必可以說服商界,但偏偏這是由全球商界的巨人 Michael Bloomberg 提出,影響力非同小可。倫敦證券交易所將 TCFD 的建議與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UNSDG)並列為影響未來數十年企業披露資訊的兩大框架。

在 2017 年 9 月,英國財政大臣夏文達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共同主持召開第九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並公佈了推動 TCFD 建議的先導計劃,中英兩國的多家金融機構,包括中國工商銀行及匯豐銀行,都參與其中。TCFD 已成為下一個資訊披露趨勢的代名詞,香港的商界應加緊步伐追上。

  • 想了解更多政策倡議,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ppi.ourhkfoundation
  •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高級研究員張博宇
  • 原載:《經濟通》專欄
  • 政策.正察是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PPI)轄下的網上政策研究平台,以數據為本,用簡單的手法帶出政策問題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