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見義勇為引發的官司怎解決?中國司法改革現況》

近年愛看中國央視的節目《法治在線》。這節目令我多知了很多細節。今次我們就談兩則見義勇為引發的官司。

第一宗,是比較著名的朱振彪見義勇為案。2017 年 1 月初,河北唐山發生「被追趕的交通肇事逃逸者被火車撞亡」事件。事發當日,目擊摩托車撞飛途人後不顧而去的朱振彪,一邊報警,一邊用摩托車追蹤同樣是開摩托車的肇事者張永煥。張永煥棄車逃走,朱振彪也下車跟上。當時張永煥走進一民居,拿了人家一把菜刀繼續逃走。朱振彪則拿起一張凳,跟戶主一起追上去,保持距離追蹤張永煥。不久,民警及戶主都沒跟上去,只得朱振彪一人繼續追蹤。結果,張永煥在翻越禁區、圍欄後,在高速火車疾馳而來時跳入路軌自殺。

一星期後,張永煥家屬報案,認為朱振彪多次辱駡、恐嚇張永煥,對其造成心理壓力,是張永煥尋死的主因。事情在 2017 年初發生,2017 年 11 月法院通知朱振彪要應訴。張永煥家人向他索賠 60 萬(人民幣,下同)。案件 2018 年 2 月開庭,同月中,在合議庭商議下,法官一審判決朱振彪挺身而出制止違法行為,屬見義勇為,也沒有超出公民權限,駁回原告張永煥家人的索賠請求。

庭審最核心的爭議是「朱振彪的追趕是否對張永煥的死亡造成直接威脅」、而「見義勇為是否有限度」。事有湊巧,張永煥跳軌前十分鐘,朱振彪手機沒電,沒再錄影。結果,綜合全過程的證據、以及不同階段的人證,再加上關鍵的火車行車記錄儀記錄下來的影像,法庭作出了上述判斷。火車行車記錄儀顯示,朱振彪在張永煥作勢要跳路軌時,向火車揮手,隨後更脫下外套向火車揮舞,示意要停車,但最終都阻止不了張永煥跳軌自殺。法官根據視頻,以及全部人證物證,認定朱振彪的行為沒有越界。

朱振彪在事後一個訪問中稱,被訴訟纏身的四百多天,他聽到手機響號已害怕,而剛生了嬰孩的太太和父母家人都很受困擾,要面對網上網下的各種閒言閒語。最令朱振彪放下壓力的,不是 2 月法院的判決,是半年後,2018 年 7 月,政府頒發的「見義勇為行為確認書」。被問及未來如遇到相同情況,還會繼續追蹤嗎?朱振彪說:會,不過,到時可能會更成熟些,將事情做得更完美些。

朱振彪出身漁民家庭。大學二年級時曾入伍,在武警部隊服役了兩年,之後繼續回大學讀書。2015 年大學畢業後,回到唐山老家跟朋友合夥做生意。朱振彪說家庭和軍營的教育,讓他立志做一個正直的人。

以上是引起社會反響的大案,以下這宗,是民間的小官司。

案件由浙江寧波市象山縣人民法院審理。事緣 2016 年,三十多歲、做短程接駁船生意、平日用小船載人載貨的沈智衛,因見義勇為落海救乘客而遇溺身亡。落水的吳女士不是沈智衛救起的,因當時風浪太大,沈智衛沒法游近吳女士。吳女士是由後來趕到的船隻救起的。事發半年後,當地政府確認沈智衛是死於見義勇為,並且在 2017 年底,即死後一年,為沈智衛的義行記了個三等功。可是,這些嘉許仍然免除不了沈智衛母親黎女士對兒子的思念。

期間,被救起的吳女士對七十多歲的黎女士從沒多謝及慰問。在精神受到傷害之下,黎女士向吳女士興訟,要求她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失等合共 100 餘萬元。很明顯,黎女士是心中不忿,多於為錢而興訟。

象山縣法院正式審理後,考慮了所有證據及理據,一審判決吳女士需補償黎女士約 26 萬元。吳女士不服上訴,黎女士也上訴,認為 26 萬元太少。雙方都上訴至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

以下談法院的考慮。

沈智衛當晚接到吴女士通知要接戴,即使是夜晚仍出船,而吳女士在應黎女士的訴訟時,律師及她就是咬住這一點做文章,強調雙方是運輸合同關係;將矛頭指向沈智衛,指他違反安全原則在船尾讓她上船,而所駕駛的船隻也不適合夜間航行等等,總之,認為沈智衛要承擔她的安全;而且她不是由沈智衛救起的,所以不是沈智衛見義勇為的受益人。

法院深入了解事實,認為當時的接載關係只是口頭協議,既無單據,沈智衛亦未收受相關費用。即使存在運輸關係,但是於吳女士落水前,運輸關係並未履行。其次,法庭查證,被告落水是吳女士自身原因所致,跟是不是船尾上落無關。反之,沈智衛發現被告落水,立即主動跳入海裏救人,而更重要的,是沈智衛當時頭戴的帽有射燈,雖然因為浪大他沒游近吳女士,但在全黑的海面上,就是因為沈智衛射燈的光線以及他在海上掙扎幌動,令其他人見到吳女士,從而把她救起。所以二審時,法庭認定沈智衛是見義勇為,而吳女士是受益人。法庭考慮了吳女士的經濟情況,維持一審 26 萬元補償費。沒再增加。

看完兩宗案的審理過程後,有何感想呢?我的感覺是,兩宗案都予我不離地、事實認證很細緻、判決扣緊真實人情的感覺。當中尤其是對證據的解讀、以及事實認證的分寸及綜合理解,通通都做得好好。

當我稱讚中國大陸的法律更貼近人民、事實認證更加可靠時,肯定有人會出於善意提醒我,以整體狀況而言,中國法治離「可以稱讚」仍有一段距離。我當然明白,以一個國情複雜、區域性生活條件存在差異的人口大國而言,上層改革要雨露均霑地落實到每一個角落,肯定需要時間。我更加明白,法院判了的裁決是否全部都得到落實執行?當中如何對付老賴,就在不斷改善中。我完全明白,依法治國、人民守法生活,是中國的世紀工程,也是一場漫長的教育。

但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中國勝在很多事都找對了方向,日後是一步一腳印地去實踐。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