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穎君《節慶系列.重陽節》

節慶系列前文:


那一年,祖父離開了。那一年,也是我首次確確實實地過重陽。祖父籍貫福建,以往時興到外打工掙得更多,少年飄流異鄉當個印尼華僑,人離鄉賤,故然每逢佳節倍思親,尤以重陽節思鄉情懷更濃。祖父經常喝著菊酒默默唸著:「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胱,維以不永傷」。

長大以後,我才知道這句源自《詩經》周南.卷耳,大抵是講及於重陽節登山時憂愁情緖、思念家鄉之心。可見重陽對一個異鄕人來說是何等重要,祖父彌留之際仍對父親千叮萬囑「每逢重陽,若然有空,便來看一看我。」

小時候只知道翻開手冊假期表,數數指頭,嗯,重陽節是公眾假期,又多一天假期,並不存有任何意義。

「爸爸的爹,一個人要抱著何等勇氣,才可以離開家鄉到一個陌生地,聽著陌生的語言,看著一張又一張陌生面孔。失去和家人共聚的時光,值得嗎?」

「我跟你說這一切都值得。人在異地,他人對你不屑一顧又如何?袓父努力工作可以養活一家七口,受人白眼又如何?賢,我問你一件事,你爸胖嗎?」「胖,是一頭肥豬!」祖父摸摸我的小腦袋笑著說「所以我就說,這一切都是值得」。吱吱咯咯,笑個不停,兩人沉醉於「你兒子是肥豬,你爸是大胖子」。

小時候懵懂,不明所以,現在長大了,有了閲歷才明白祖父「養肥了兒子,所以值得」的意思。香港有句話説「搵食,搵食」,辛勞工作是為了「搵食」,人最基本要求是衣食足,所以祖父離鄉別井,只為了家人腹飽。即使思鄉,只能在重陽節登山,喝著一壺自家釀的菊酒,看著同一天空,想著家人,羈旅異鄉無以回歸,無所依傍,在清冷的節日中更顯思歸情緒滿載,穿越古今。

多少鄕心入酒杯,野塘今日菊花開。新霜何處雁初下,故國窮秋首正迴。漸光向人空感激,一生驅馬傍塵埃。候門無聊路攜爾,虛共扁舟萬里來看。(趙嘏〈重陽日示舍弟〉)

家,是心靈的避風港,使人產生歸屬感。然而節日的存在,則產生凝聚力,讓人在疲倦時得以溫暖的撫慰。真致的情懷穿越時空,緩緩的揮不去、亦剪不斷的情思在時間延續,綿綿不絕。我的祖父,兩鬢斑白,一雙大眼睛深深陷了下去,顯得格外渾濁,一雙粗糙的手爬滿了一條條蚯蚓似的血管,臉上刻滿了皺紋,每一條皺紋似是娓娓道出他八十年來的故事。

「哎唷,你爺爺最喜歡過重陽節,可以借意喝酒嘛。」

「重陽節是什麼?」

「嗯,重陽節有很多相傳故事,難以辨別真偽。例如漢代恒景與易學大師費長房的故事。」

「繼續說,繼續說。」我搖著爸爸的手。

「好吧,費大師對桓景說,九月初九那天帶著茱萸登高,恒景及其家人信師言得幸免于難,但其家中牲畜全部患瘟疫而死。所以人們每年九月初九登高,躲避災難,相沿成習。」

老爸説的每一句,我不是太聽懂,只覺得老爸學問也挺高的,我竟學不到皮毛。但我應該比恒景更有情義吧,登高過重陽節斑弓定不是因為躲避災難。

到現在學中文、學文化,才明白每個事與物背後定有歷史及淵源。農曆九月九日為傳統重陽節,《易經》中「以陽爻為九」,把「六」定為陰數,「九」定為陽數。故傳統文化陰陽觀念,九月九日,日月並陽,兩九相重,遂稱重陽,亦稱重九。九日重陽在暮秋,節令的到來,物候的變化更為顯著,空氣彌漫霧氣,草木蕭疏,使人深刻感受到年歲而逝,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言「老去悲秋強自寬,幸來今日盡君歡」。因九日與朋相聚,同時刻將悲秋之年華老去的心情拋諸腦後,只共惜今刻時光。

節日就是奇怪,一方面讓人感到歲月如梭的悲涼,另一方面注意到自身斑白的鬢角與年歲遞增,所以更珍惜節日而共聚的時光,這是節日的凝聚力。也許我懂祖父為何喜歡過重陽節了。

今天的重陽節,被賦予新的含義。一九八九年,中國把每年的九月九日定為「老人節」即「重陽節」,將傳統和現代融合,成為敬老、愛老的日子。而在香港,有些人會舉家帶著香燭果品和糕點登高掃墓;有些人會登山野餐感受重陽時節。傳統重陽的節俗:求長壽、戴茱萸、釀菊酒、賞菊、祭祀祖先,當中一項是將茱萸插於髪梢達致避邪之用,「茱萸插鬢花宜壽」(王昌齡〈九日登高〉)。

但常說登山要戴茱萸,但又有多少香港人戴過?我自己肯定沒有戴過。有人説重陽節必須講求禮節傳統,認為祖宗流傳下來的節慶習俗定必跟從。然而不跟從一些細節又是否不愛你的祖先呢?節日的存在是刻意讓人更為珍惜你身邊人,有時間停下腳步,感受你所擁有的一切。

去年登高郪縣北,今日重在涪江濱。古遭百髮不相放,羞見黃花無數新。世亂鬱鬱久為客,路難憂憂常傍人。酒闌卻憶十年事,斷腸驪山清路塵。(杜甫〈九日〉)

o 181031 b2a

 

當人經過歲月的洗禮,便明白沒有什麼是放不下。名利權勢過眼雲煙,只有和家人、朋友一起,一顆心才可以踏實,並有所依,有所懷。重陽節彷佛是時間給予我們的儀式感,提醒著世間萬物互相憐惜,驀然回首,道一聲珍重,説一聲再見。

袓父的叮嚀「每逢重陽,若然有空,便來看一看我」。那一刻,我知道死對祖父來說並不可怕。因為一個人不論曾經活得多真實,終有一天這個世界將會徹底地把你遺忘,所以能被所愛的人曾經記住,是一種最好幸運。你的離開,把重陽節的意義狠狠烙在我的心中,從此不再單純是一個公眾假期而己。

  • 林穎君,修讀於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中文系,現仼中村藝術館助理,弘揚中華民族。過去與儷妍會、中銀人壽、青協合作舉辦中國文化活動教授印章石雕、亦曾實習教授中學中文科。現活躍於義務社區工作、推廣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