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金庸和其他大人物過身時的廉價 RIP》

金庸過身,網上網下悼念不斷,有人說感謝他創造了武俠世界,有人說小說一直伴成長,有人說喜愛哪一本,有人說看懂人性歷史俠義精神,有人說他辦報,有人說雙查方案,有人說他親近建制,有人說晚節不保。好不熱鬧。

有不同意見,很正常,尤其是,巨人總是立體的,做人做事太多,總有爭議。今年,帶走了的有鄔勵德、饒宗頤、高琨、林偉駿、蔡伯勵等大名,當中也有爭議。

然而,人們的討論卻有一種特別的軌跡。

一、人死為大

常説蓋棺定論,定論,理論上有褒有貶,但現在多少人都說,「人死為大」,人死了就不應該駡,要尊重云云。當有人說要悼念時,又有人說不要悼念,有正有反,各五十大板。

例如,金庸一手寫小說,一手辦報寫社評,後來政治上有所作為,雙查方案被批評;於是有人說只要悼念偉人,或說他只是作者,本人不是偉人,只是想做韋小寶;然後又有人跳出來各打五十大板,說要分開評論。最後就有人說,跟你非親非故,Why so serious?

類似的討論脈絡在 759 創辦人林偉駿過身時都出現。先有不少人懷念其生意,由廠轉型做零食店,有人讚他打倒地產霸權,有人稱頌他以小點子殺出血路;及後就有人鬧其實他只是想做第二個百佳,又話其實他是建制派;然後又有人跳出來各打五十大板,說要分開評論。最後就有人說,跟你非親非故,Why so serious?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只要用一用 AI,就能在每一次名人死後,產出差不多的討論。

二、不懂為榮

討論當中,又有人會以沒有 XX 為榮。金庸過身,就有人以沒有看過金庸小說為傲,然後別人恥笑其無知為樂。蔡伯勵過世,又有人以不信風水命理為榮,當然又有人指其太年輕、未看通世情。因此,從評論就可以看到評論人的深度。

「下,唔係掛?佢死咗?」

「RIP」

「我當年有睇金庸㗎,睇字㗎」

「我一本金庸都冇睇過,但我覺得…」

「劉華做過兒就最好」

「睇金庸,學大勢,學歷史,學做人」

「金庸看過又如何?我睇開梁羽生同古龍」

「金庸群俠傳好好玩呀」

三、說到底,說的都是自己

你留意到嗎?口中說人,其實都在說自己。無論評論其作品、與其他人比較、二創的作品、衍生的電影電視遊戲都好,大家悼念的,都不是金庸本人,而是自己。

一個(大部份人都不親身接觸)的人死了,然後大家在哀悼、在評論那個創造過自己回憶的人,而已。各位對他的回憶,來自其創作,然而封筆多年的他,肉身逝去亦不會改變已有的文字(反而後來,他改版改到冇眼睇)。

讀者們,把作者筆下眾多主角配角,當成某種自己認同的觀念,所以透過維護作者來維護自己的價值觀。

何必過度(扮)悲傷?反正作者不是我們家人。當然,沒有讀過其書的人在大放蹶詞,也就另一極端。

可以說,文學的作用就是感動人心,作者死亡時有觸動,勾起自己閱讀其作品時的感動,是可以理解;但若是廉價的 RIP 後,變成一眾(自以為)文人表演的機會,講到如何感激涕零,像一場呃 like 大會,又過猶不及。

與其說哀悼金庸,更準確的說,是趁機緬懷自己過去,把自己塑造的形象暴露於人前。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