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九西補選戰報:尊重過去、坦承現在,原來咁難》

九西補選實在悶,坊間氣氛冷冷清清。有一單風波,也許公眾感覺不大,卻持續成為新聞界茶餘飯後的討論焦點。陳凱欣是浸會大學新聞系畢業生,並標榜從事記者十五年,但早前港府不續發工作簽證給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馬凱,當時陳凱欣回應卻指看不到新聞自由收窄的證據云云。此舉不但引起新聞同業非議,還惹來昔日浸大恩師杜耀明炮轟她為了選舉不惜犧牲真相。陳凱欣在電台節目反擊,暗批杜耀明「引起不必要恐慌」,雙方開罵,杜再質問陳「你做記者十五年,為新聞言論自由做過咩?」,並撰文《記者不做政治幫閒》與她劃清界線。一時間,陳凱欣跟新聞界的關係鬧得頗僵,新舊記者們對她皆無甚好感,批評她不應再以(前)記者自居。

欣.為過去,與恩師對罵

心水清者,可能會留意到,陳凱欣早於六年前離開傳媒、加入政府(建制),為何矛盾沒在當時爆發?一些新聞界朋友謂,陳凱欣多年來從沒站在政治風浪尖,即使加入政府後也不會在鎂光燈前回應尖銳問題或為爭議的政策護航,甚至有人反問:「佢係政府五年做過乜野?」,直指她保持不錯的形象正因當官的表現乏善足陳,加上她擔任政治助理的食物及衛生局鮮少捲入政治爭議。

故此,今次參選才令她第一次真正站在政治風眼,迫著要正面回應事關其政治立場的各種議題。

有謂「屁股指揮腦袋」,身為建制派欽點的參選人,不便發表與建制主流論述相悖的言論,筆者可以理解,但她至少可以選擇「講少句」,以沉默換一絲對她個人過去經歷的尊重、對自己服務了十五年的行業和理想的尊重。

但如今,記者、主播的光環只成了她的選舉工程的形象道具,對捍衛新聞自由,她卻不屑一顧,未免令昔日同業心寒。負面形象既成,即使日後選上了,只怕也難以與傳媒冰釋前嫌。

前輩恰巧是建制?

陳凱欣的選舉工程走至今,總讓人感覺到違和感。除了對自己的「過去」處理欠佳,對「現在」亦如是。由於她不願誠實承認現在的角色 —— 獲一眾建制派抬轎的參選人,以致不只一次出現言不由衷、極富違和感的言論。

由擔任九龍社團聯會「健康大使」依始,她已不願承認建制身份。到民建聯、自由黨、經民聯、工聯會、新民黨輪流為她站台、陪伴落區拜票,她享盡建制選舉機器的甜頭,卻仍拒認自己是建制派一員,一時含糊稱「我不介意大家點樣形容我的出選」,一時解釋她多與建制派人士落區只是因為前輩「恰好是建制」。至於拉票電郵出現「DAB」字眼是「技術問題」;採訪通知和新聞稿印上「西九新動力」,則只因借用西九新動力部分會址作競選辦。

N 次不認建制派

她越不願承認,傳媒只會越熱衷一再追問。上周六(10 月 27 日),陳凱欣在集氣會後又被問到其建制派身份,這次她的說詞是「我無刻意講自己唔係一個建制派」。此說法被對手李卓人用來對照梁振英 2012 年的言論:「我無講過我無僭建」。這種雙重否定的態度,著實令人覺得她閃閃縮縮,表裡不一。說到底,她是佔了便宜還賣乖,骨子裡嫌棄建制派的銜頭是負累,不夠清高。

筆者聯想到聖經故事中的「彼得三次不認耶穌」,當然這是個不太準確的比喻,陳凱欣豈只是「三次不認」,而是「N 次不認」,而建制派也談不上是救世主。

選舉尚餘一個月,政治生涯還有很長。在此奉勸陳凱欣尊重自己的過去,並大方承認今天的狀態。唯有這樣才能取信選民,相信您不是一個打倒昨日的我、兼且講一套做一套的政客。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馮檢基、李卓人、陳凱欣、伍廸希、曾麗文。)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