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澳門國歌法如何和香港的相比?》

早前,國歌法在香港鬧得沸沸騰騰。事緣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全國性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納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兩地政府需要於本地頒布和實施。有評論指,國歌法界線含糊,憂慮造成執法不公的情況,市民亦戰戰競競,生怕立法後誤墮法網。

本地立法後,澳門國歌法更清晰具體

跟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早在 1999 年回歸時已實施《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例(後稱《法例》),然而鑑於是次牽涉到澳門《基本法》附件三,因此澳門政府亦需就此啟動本地立法程序修改有關法例。有關法案已於今年 8 月獲得澳門立法會通過。

《法例》第七條訂明「不得修改國歌的歌詞」;第九條訂立「侮辱國家象徵罪」。行政指令《敬禮及禮儀規章》則列明奏國歌的場合,但沒有訂立對違反者的罰則。

《國歌法》納入附件三後,澳門政府提出法案,「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將被罰款,並將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澳門國歌法的本地立法將原有的法則細分和具體化。

港澳立法均需符合五大要素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曾經表示,國歌法的本地立法須有五個核心要素,包括:曲譜須按國歌法標準;不可用作商業用途,不容許二次創作;規範奏唱國歌時的禮儀,如在場人士應該肅立;國歌教育亦強制引入中小學;必須規範處理在公開場合侮辱國歌情況。

與澳門相似,香港本地立法亦傾向將國歌教育納入中小學,規定中小學須教育學生唱國歌,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以及遵守國歌奏唱禮儀。《國歌條例草案》內建議侮辱國歌的懲罰是罰款 50,000 元和最多監禁三年,與澳門現時罰則相同。

香港立法環境較困難,有待政府釋除疑慮

相比澳門,國歌法在香港遇到的阻力明顯較大,除了因為澳門早在回歸時已實施有關《法例》,香港政治低氣壓亦令人憂慮二次創作空間及表達自由收窄。香港創作多元,創意產業發展篷勃,不少業界人士擔憂國歌法帶來的不止是刑責,而是意識形態被鉗制,甚至在民間產生寒蟬效應,創作人無法自由表達意見。

有消息人士指,二次創作及私下分享在本地立法下並不構成刑責,但是否能釋除公眾疑慮仍有待觀察。

政府發言人指國歌法主要是起引導和規範作用,市民無須過份擔心。然而,早前球場內出現球迷噓國歌等行為,顯示在日益加深的中港矛盾下,國歌法的實施或會遇到一定阻滯,如何平衡憲制責任和社會實際情況,將會是政府在餘下立法過程的首要工作。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