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建議中國向美國乞和,有用嗎?》

美國向全世界策動貿易戰,肯定是國策,不可能是美國總統的個人行為。其目的,一方面是重新編寫對美國有利的貿易條款,並一定程度上重建國內的製造業,亦銳意繼續策新高科技發明。另一方面,則是藉貿易戰來遏止其他國家的發展,為美國繼續領導世界至少一百年的大方向,打下穩健的基礎。

美國一直毫無談判的誠意

對於中國來說,美國至今仍沒有任何談判的誠意。甚至乎,美國總統可以在簽妥聯合聲明後,忽然轉軚,並向中國開戰。且美國在每一次提出談判之時,都會如精神分裂的先向中國出手攻擊,等同向中國來一個「下馬威」,非要你就範不可。

另一方面,中國並非一味強硬。在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初,中國已派出最高級別的談判官員,並向外界列出可以讓步的條款。儘管中國無法、亦不應該接受美國的「獅子大開口」,但談判時,確實對美國讓步不少。可是,美國的要求,逾越了底線,中國政府又豈能接受?例如美國的最終目的是要我國停止發展「中國製造 2025」,我們又怎能就範?中國只好「鳴金收兵」,乾脆不去談判,在無計可施之下,唯有作好最壞的打算,擺出一副與美國打「持久戰」的姿態。

在中美貿易戰的反反覆覆之際,坊間有不少聲音,明明是美國主動出擊,卻反而走去指責中國政府的應對太強硬。例如,有評論認為,中國忽略了特朗普的個性,若顧全了他的面子,不作強硬的回應,可能情況會較好。又例如,有人指出,中美貿易戰是意識形態之爭,根本毫無意義,中國何必強硬下去?若與特朗普談不來,何不找民主黨,或與美國國內反對打貿易戰的勢力好好洽談一下?有人更認為,奧巴馬與特朗普不同,並不認為中國的崛起會對美國構成威脅等等。

奧巴馬是「偽君子」,特朗普是「真小人」

這類聲音,顯是忽略了貿易戰是美國國策的現實。其實,多年以來,無論政黨如何更替,或由誰人做總統,美國的外交政策,都會有很長的延續性,大方向絕對不會因為換了總統而改變。例如,世人吹捧的奧巴馬,在位期間,亦延續了美國經略中東的策略。共和黨的小布殊揮軍直取伊拉克,奧巴馬則繼續在中東大玩顏色革命,縱然拿着「諾貝爾和平獎」,依然對中東用兵,繼續顛覆中東諸國的政權,使無數老百姓家破人亡,受苦受難。試問小布殊和奧巴馬二人,到底有何分別?不同的美國總統及政黨,或許有不同的強項及利益,在執行計劃的細節上會有些微差別,但對外的大方向,是不會有太大的分歧。

如今,奧巴馬在野,自然可以亂講「風涼話」,說什麼「中美共榮」,但不要忘記,針對中國的「重返亞洲」計劃,是由奧巴馬提出的。奧巴馬能說會道,深受國民歡迎,但難道在位期間,手上沒有鮮血?說穿了,他不過是一個「偽君子」罷了。反觀,特朗普的貿易戰,一來不見血,沒有傷亡,二來更是明刀明槍的談貿易條款。特朗普少了奧巴馬的一份陰險,亦經常真情流露,沒有裝作「假道學」,反而顯得光明正大,是一位「真小人」。

「真小人」的殺傷力,未必會比「偽君子」低,最終奧巴馬作的孳深,還是特朗普害的人較多,我們暫時亦無法估計。

向美國乞和又豈會有用?

無論如何,美國來勢洶洶的要中國屈膝,中國根本無路可退。港媒還說什麼「中國刺激了特朗普」、「可找奧巴馬談」、「何必表現得太強硬」或「為何要高調說『中國製造 2025』」等言論,都是等同建議中國向美國乞和。

試問美國正打算先以「貿易戰」來封殺中國,並明顯故技重施,有意把中國拖進「中等國家收入陷阱」之際,要中國乞和,會有用嗎?中國只有全力反擊,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才會有一線生機。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