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社運恩怨,眨眼就過》

曾經,有個世紀難題:在香港政界,齋計自稱「反對派」、稍為激進少少的,就那麼多山頭,如何理解?中間關係複雜,初哥點知,社民連、人民力量、學民學聯眾志、佔中三子、熱血公民、城邦派、V 煞、蘭花系、歸英派、本民前、香港民族黨、青年新政等組織,跟 D100、謎米、獨媒、輔仁媒體、MyRadio、熱血時報等的恩怨情仇?點知如何梳理?

多少人,到現在,也不知道長毛、教主原來早已分道揚鑣,原來陳雲又曾跟左翼雙輝一葉等友好,熱普城原來選舉後鬧大交,老簫、教主原來曾經生意合作多年,原來學民內部分裂亦多… 再數下去,可以數到 2046。

偏偏,不少無謂原因、小事,卻影響大局處處。2016 的補選和魚蛋革命,牽涉本民前、青年新政後來的合作,亦配合香港民族黨的崛起,當中有激進派系年輕人的男女瓜葛。

早點的 2014 年雨傘,牽涉著學民學聯眾志、佔中三子、熱血公民等鬥爭。再推早點的幾個元旦七一,社民連、人民力量、V 煞等檯面檯底有恩怨;當中 2012 年國教谷起了學民,亦是左膠與泛民、與本土激進開始出現磨擦之時。

數到左膠,當然要講天星、皇后、菜園村,幾年間,左翼廿一、獨媒、土地正義聯盟把持幾年的投降式抗爭。

數到本土激進興起,要數網台 MyRadio、Our 台、青台等,2008 年起最大支旗的是黃毓民。

再早的,因 2003 年民生問題、廿三條等摧化大遊行,形成了公民黨,為泛民/民主回歸派添力量。數到民主回歸派,並不是從八、九十年代就受所有人愛戴,至少八十年代時,黃毓民都跟民主黨片得火紅火綠,這班民主黨人,當中有以往匯點的人腳,後來都投了共。

總而言之,七十年代、火紅年代起的國粹派、社會派、自由派遺留下來的思維、人物,在幾十年間影響、演變,加上香港移交後各事,造成在政界、社運圈中,關係既複雜又變得快,中間一定好多內情,但檯面見到的,都已令人頭痛。如果像電視劇的人物關係圖畫出來,原來要到 3D,甚至加上時間的 4D。

當中有因財失義。

有為選舉反目。

有只是小器。

有為啖氣。

有為情。

到最後,原本對這世紀難題有了解的,都有一種「知得愈多,先發現其實知得好少」的感覺。

2018 年尾回頭看,越新的政治人物,其鏡頭下生命越短。各派的鬥爭恩怨,沒有左右之分,更多時候是對方罵你開始,就如此簡單,就如此耗費多少人時間、生命。隔了一兩年,多少人還在真抗爭?

到最後,在鬥無可鬥情況下,各自回歸生活,所謂社運恩怨,眨眼就過。要了解政事,可能要知,但知道後都覺無謂。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