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禁單程證?想搞完老婆就拋妻棄子?》

之前有一些人指「明日大嶼願景」就是為了滿足單程證新移民,到近日,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有勇氣在網誌中反駁妖魔化單程證的謬論,指出內地新來港人士過去二十年為本港帶來了四十萬勞動人口。此論一出,應該肯定又會引來很多人口誅筆伐。我只想討論一下做人的基本邏輯。

取消單程證好不好?我們應該先問:可以嗎?有些問題我們根本沒有選擇只能如此,例如死亡,死亡好不好?這個問題討論沒意義,因為我們一定會死。到我們能不死的時候,我們再來討論好不好這個問題吧。

同樣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婚姻自由和家庭團聚的權利。現時每年批出的單程證配額當中,約一半是夫妻團聚,一半是子女與父母團聚。香港人每年婚姻有近三四成是與內地人通婚,單程證審批權,無論在內地還是在港府,都無法不批,一年幾多個配額是一回事,但無權禁止這些人來港。否則的話,唔該以後這班香港衛道士唔好再講咩人權、自由。

因此,有人建議取消單程證,以減輕土地房屋壓力,此論其實避重就輕,有本事他就應該提出:反對夫妻團聚、不允許子女投靠父母、支持港人拋妻棄子。如果支持者下次遊行敢喊如此反人道口號,我就給你一個讚!誠實點!不要無底線掩飾自己的面目。

有人話,新移民搶佔香港社會資源,但是羅致光就話,新移民補充社會勞動力。誰在撒謊?都沒有!都對。佔用資源和貢獻勞動力,本來就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我在這家公司工作,是我消耗了公司的水電冷氣、電腦、紙張,還是我貢獻給了公司?兩者都有。但在你說人家消耗資源的時候,你是完全抹殺人家的貢獻。

既然兩者都有,唯一的問題是誰主動作為?既然是公司主動請我回來的,你怨誰啊?香港人每年近二萬宗跨境婚姻,無人逼這些人北上娶老婆或者嫁內地老公,他們是自願的、主動作為的。結婚了、生子了,配偶、子女就有這個申請團聚的權利,你怨誰啊?難道你想搞完老婆拋妻棄子?

有因才有果,既然港人內地通婚是因,那麼如果另外一些港人不滿意,應該由「因」著手解決問題啊。有本事的,可以提出「禁止港人與內地人通婚」的立法。這樣一了百了,沒有因就沒有果了。為何不提?

搞咁多野,炒作單程證內地新移民,所為何事?萬變不離其宗,實質還是為了「獨港」。雖然這些新移民無論內地批還是港府批,都要批,來的都是同樣的人,但這個移民審批權有主權含義在內,所以泛民就要爭這個權,多少有點兒「宣示主權」的意味,而中央當然都明白這個意味,又怎會放手呢?說到底還是泛民「反中恐共」的核心價值作怪。

說到此,你還有沒有興趣知道:其實「明日大嶼願景」的填海地,是不是真的為了給內地新移民住的呢?我反問:既然這些人,係咪都要來,問這個問題有意義嗎?反正不填海這批人也要來,要不去你家擠一擠?

還有一個老問題:去內地團聚不行嗎?行啊!你沒看到內地現在已經出港澳居民內地居住證了嗎?以後香港人在內地一樣可以讀書、工作、養老,所以雖然拿了香港身份證,但分分鐘人家是在內地團聚,而不是在香港團聚喔。到時候,有本事的人都不在香港團聚了,這才是我們要擔心的問題吧!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