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又談可憐的本土派》

上週文章才説過,朋友 L 作為本土派理念的忠實支持者,卻看不起現在那些低學歴、低層次的本土派。既在文章談得起勁,也不妨約個見面,於是週末晚上在方榮記打個麻甩佬的邊爐,點一枝啤酒,繼續月旦一下時事。

才喝不過兩杯,朋友 L 就談起過去某些本土派的小故事。話說朋友 L 交友眾多,也公私分明,盡可能還是生意為主。不料某日,有位本土派青年走上公司求見,目標當然不是要傾大生意大目標,對他秘書態度極差,以為自己識得朋友 L 就很厲害。

「喂大佬,中環區甲級寫字樓,個個西裝骨骨,突然有個爛身爛世既靚仔走上門,仲要話識你,係度招遙撞騙」,朋友 L 愈講愈憤怒,大口喝下啤酒,續道:「我都未試過咁無面。」

最後當然是要走岀房門,粗口問候解決,事後也拒絕了許多本土派的聚會,面子事少,真正要命的,是隨時影響仕途。

我與朋友 L 識乎初發蹟之時,看著他由新入職變到擁有自己的房間,也試過日光日白外岀對飲幾杯。他三十多年來生活都以事業為重,努力過,也夠幸運可以享受努力的成果;近年想幫手碰一下政治,卻碰著一群小流垊,上來辦公室不是為政事,而是以為自己吹下水就可抽幾枝免費煙,喝一下未喝過也可能沒機會喝的好酒。

朋友 L 的本性善良,若在下班後,他絕不介意接待一下這幾位小朋友。只可惜這卻是幾個不識好歹的小混混,一下就開罪了一個真正有力的支持者。

稍為了解過政治生態的朋友就知道,在支持者當中,也分為毫無獨立思考的政治流氓和真正了解政治理念的;能成為政治領袖的,就算外表是如何像一個爛仔走偏鋒的路線,內心還是思想清晰的,問題只是哪一條路線能為自己獲得最多的支持者又最容易上位,就像是劉小麗一樣,明明是個老泛民卻要包裝自己成自決派。

說直白一點就是,政治領袖可以裝成一個爛仔,一個爛仔卻不可能裝成政治領袖。

可憐的小本土派,相信著「每個人都是領袖」這一類空洞的口號,卻不花時間多看一下自己的身邊,也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口中的港獨喊得再大聲,在數百萬市民眼中都只是個笑話。

我痛恨他們嗎?當然不是,我甚至比他們更熟悉他們的所謂論述。只是政治歸政治,笑話歸笑話,在風高浪急的政圈,又哪容得下這幾個家住劏房的爛仔。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