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澳門中聯辦鄭曉松是過勞死,政府難辭其咎》

萬眾矚目、並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禮的港珠澳大橋通車前數天,澳門突然發生一宗震撼港澳的新聞,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突然墜樓身亡。鄭曉松的身故,隨即引起港澳兩地眾多猜測和「陰謀論」。

鄭曉松本身學識豐富,又長期參與港澳工作。上任澳門中聯辦主任一年多,已經常「落區」了解澳門民情,拉近澳門社會與中聯辦的關係。他的突然離世,應不涉及「陰謀論」或負面揣測。很有可能的是,他面對的工作壓力超乎他想像的大,引發本身隱疾,而走上不歸之路。

筆者擔心的,今次不幸事件,會構成「澳門形勢變得複雜」的政治理由,使施政更不積極。特首崔世安將發表他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以其「怕艱辛、怕麻煩」的作風,很可能又是一份「照抄如儀」的報告,將澳門一些需要作出的重大決策推到他的繼任人身上。

澳門中聯辦主任工作壓力越來越大

作為中央駐港澳的聯絡部門,中聯辦除了負責與港澳社會的聯絡、聯誼,也有促進港澳兩地的社會、經濟發展的責任。在很多內地和港澳人士心目中,香港中聯辦主任才是工作量最多、壓力最大的一位,因為他身處國際大都會,要時常面對香港內部不同的政治勢力,要跟反對派「打打談談」,又要聯絡、促進香港建制派的團結和諧,又要面對境外勢力的挑戰,他注定不能享受優閒;反而,澳門這一小城市,一個以博彩旅遊業為主要經濟支柱的地方,不會像香港這種國際都會複雜,澳門中聯辦主任應該是較為清閒的一位。

事實上,澳門中聯辦主任的工作,不比香港的小,壓力也是相當大的。澳門社會與香港社會不同,澳門社會以愛國愛澳為主流,與國家的關係很親密。這固然有其好的一面,不過對於中聯辦而言,是苦樂參半。原因是,澳門一些市民和團體如果感到特區政府未能好好解決他們的不滿,時常就在「南灣湖畔」的澳門政府總部抗議和遞交請願信後,轉到「松山腳下」的中聯辦表達不滿,希望中聯辦會幫助他們。甚至一些表面上的「反對派」的議員,有時都通過中聯辦向中央表達看法,譬如一些一直關注歷屆澳門特區土地政策弊端的議員。

至於建制派人士,雖表面上支持特區政府施政,但有時候也跟中聯辦官員「吐苦水」。鄭曉松去年上任後,很積極地與澳門各個團體交往,了解澳門的民情和政治、社會、經濟發展情況,相信他聽取意見的同時,也肯定地聽到了不少「沒有出街」的批評特區政府的聲音。他的工作壓力,真的不小了。

鄭曉松的不幸事件,不但發生在習近平到珠海主持港珠澳大橋通車儀式前數日,也發生在特首崔世安下月初發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之前。於是,崔世安極有可能認為這段時間「澳門政治局勢較為不明朗」,索性在管治上「什麼都不做」,任何具爭議的項目,全部推到下屆特首和政府身上,自己則等退休。如果有這種想法,那麼,現時社會迫切需要的政策措施會一再被拖延,而這只會增加民怨,到時候,下一位中聯辦主任的壓力,真的會變本加厲的大。

假如崔世安在這十年任期內,積極而為,勵精圖治,不致產生民怨,那麼鄭曉松的工作壓力就會明顯減少,變得較為從容。假如崔世安的屬下官員可以「走多一步」,多做利特首、利市民的實事,那麼崔世安即使自己放心地「優閒」,也不會累壞鄭曉松。大膽地說,鄭曉松的不幸,崔世安及其屬下,都有份導致的!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