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習近平最需要參考哪些外國領袖的意見?》

如果把中國當成一家企業去看,領導人就有如行政總栽,總書記就是董事局主席。現時國家領導層的水平和經驗,相信已經是近幾十年最強,但何以面對中美貿易戰以及內地與香港關係時,還是未能取得優勢,聲音只限於支持者和投機份子圈內?

關鍵原因在中國政治長河和制度裡,—直沒有一種國家與世界大同、共享權力、責任和幸福的觀念,人民關心的是當下的穩定和自身利益,領導層看重的是國土內的民眾福祉,而非普天下的價值和發展。故此,自漢朝以來,所謂的貿易只是一種純粹商業的交易和操作,滿足於自身經濟發展和需要,甚至是對鄰近國家和外國的施捨。過去百多年的民族情緒,更發展為仇外,要走自己的道路。

但是,回望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史,中國有沒有影響到周邊地區,有哪些國家成功學習中國模式而發展起來?答案是沒有的。

不幸地,美國逐漸把中國視為蘇聯一樣,視為新的戰略對手。習近平現時急需在團隊中加入擁抱全球化思維的國外領袖、智庫和評論員,重新編寫和規劃中國往後的外交政策。

前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就是其中一個這樣的人。他最新在《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s)發表的文章非常有前瞻性。他認為中美關係已經轉變為戰略競爭,要避免軍事衝突,他希望美國及盟友思考十個重要的問題。這些問題中,有幾個相當有啟發性,例如:中方如果選擇不跟美國簽訂公平貿易條約,繼續使用美國知識產權,美國要如何回應?美國戰略分析人員是否確切明白中國與蘇聯不可同日而語?中美關係破裂對於世界的影響有多嚴重?

這些問題背後其實代表著陸克文歷年親華的思路,與其說是對美國的質問和單純的希望中美避免戰爭,相信他背後也有陳書給中國領導人,希望他們思考與美國決裂的代價和後果。習近平團隊中,又是否有一些類似的專家和國際級領袖作為國家安全和外交顧問呢?

當觀塘茶餐廳的員工都知道,中美矛盾不限於貿易戰,而是意識形態的對抗。內地和香港股民手上股票股價拾級而下,資產逐步貶值,社會和媒體不需要更多自我陶醉的飛機文,說什麼抵制美國貨,散播著無理論基礎的愛國意識,而需要更多有深度的文章,慢慢在商界、市民和學者當中培育起新中國肩負世界發展命運的理論基礎。

正如陸克文早年在 TED 發表的演說,中國崛起不一定對世界做成威脅,中美都要找出第三道路來避免衝突,其中一個方法是超越彼此的中國和美國夢,一同發展人類夢,為了全球和平、人類文明共同努力。

美國也有一位這樣的領袖,他就是奧巴馬。如果中國代表團在美國中期選舉後到訪美國,應該高調地前往芝加哥拜訪奧巴馬及他的外交團隊。既然特朗普都提出了中國干預選舉的指控,倒不如光明正大地跟美國民主黨的高層交流。如果有時間,不妨多停一站,拜會彭博。說不定,中美關係在 2020 年就得到全面修正。

但大前提是,中國也要找到讓全球信服和認可的發展路線,保持自身利益和主權當然重要,但也要多想一步,如何在世界多找幾個盟友,一同為人類共同命運出一分力。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