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管不了便下台:是馬時亨,還是陳帆局長?》

越看越質疑,以陳帆的政治智慧,為何能當上局長。日前港鐵四條綫出現故障弄得天怒人怨,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多名議員批評現時一鐵獨大,政府欠缺監管,促請政府盡快做公共交通政策研究。身為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的陳帆竟然回應「明白市民感到憤怒,政府會與港鐵研究懲罰機制有無檢討空間」。

究竟陳帆是局長?還是港鐵主席馬時亨才是「幕後局長」?

特區政府與港鐵的角色十分清晰。特區政府持有港鐵七成六的股份,是大老闆。球場上,港鐵是球員,政府是球證,負責監察。既然港鐵出了事故,球證要與球員商討「懲罰機制有無檢討空間」?讓人匪夷所思。正如警方檢控違泊車輛都不會先問一問車主有無商量商量的「空間」吧!?

陳帆局長不明白自己角色?還是江湖地位不足?大家或許記得陳帆任局長時,獲馬時亨大力讚譽。馬時亨當年於首屆政府任局長時,陳帆只是機電署長。當然,「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既然陳局長今日身處要位,各界都期望局長是在其位、謀其政,而非因港鐵主席德高望重便輕輕帶過。

近年港鐵多多事故,由車務到工程,樣樣齊,但政府對港鐵監管乏力。主要是政府主責官員隨著港鐵管理層,往「利益最大化」方向考慮。港鐵以上市的半公營機構身份,以股東利益、利潤最大化為考慮。港鐵既要維持盈利及股價、開拓海外市場,但同時又在本地興建多條鐵路,要管理的愈來愈多。港鐵既然「精力有限」,政府官員身為大股東就應當頭棒喝,改變過於側重盈利的目標,而非被牽著鼻子走。到出事後,政府作為監察者,更不應變駝鳥,推說港鐵是上市公司便了事。

港府官員不能怕事,要盡快增加對港鐵的監察機制,以回應市民訴求。近年有不少人認為回購港鐵股份是出路。這長遠可商討,但回購根本於短期內難以實行,更會掀起更多旁枝事端。最快的,政府可以透過不少行政措施加強監察,包括在董事局名單上增加政府代表,或要求問責局長以至其團隊與港鐵的服務質素扣上更大程度的關連,如服務不佳或出現系統性的問題時,必需有人問責下台。

政府亦可檢討屋宇署、路政署及運輸署與港鐵的關係,在大型工程上加強監督進度及水平,確保有足夠人手監察工地日常工作。凡此種種,政府可以決而有為,盡快推行,而非再與港鐵「商討」,本末倒置。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