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李卓人的思維,就像一個中共黨員》

先說明一下,本人既不愛黨也不恨黨。在香港,這樣的人是寂寂無聞的,很少發聲的機會。香港的建制派被稱為保皇黨,其存在本身就是為了協助中央在港管治,也從各種渠道得到回報。真心也罷為利益也罷,是要愛黨的。至於泛民,老一輩的民主派,好多是恨黨而來,本身就有家仇私怨,此恨綿綿無絕期。至於年輕的泛民,雖然不至於有什麼私人恩怨,但正如我過去說過,香港有一種「核心價值」是仇中恐共,年輕一代接棒吃這碗飯,加上沒有親身接觸過共產黨,缺乏認知,於是有些人越走越激進也不足為奇。香港主流就是這兩種聲音,大家對共產黨的態度,不是有利益就是有私怨,可惜我兩樣都沒資格有,因此格格不入。

參選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李卓人,一直不遺餘力反共,但這次參選的一些言論,卻暴露了其共產黨思維的真面目。

民主派一直以民主為號召,將自己供奉在道德高地。民主,是政治組織原則,是權力授予的正義。既然是民主,就應該遵守民主原則。因此很多人追問李卓人的一點,是為何不初選。李卓人的回復都是:團結就可以勝利,集中票源才有機會戰勝保皇黨。哦?這樣就正義了?李卓人所反對的「一黨專政」,其背後的邏輯,正正就是團結好辦事,因此要將所有人、所有力量集中起來。對於馮檢基參選,李卓人回應:「可能我做得唔好呢,未能團結埋馮檢基」。言下之意,統戰工作做得未夠?

我自問對民主不迷信,但我堅持一種態度:反對一樣野,不是為反對而反對。民主之於極權,關鍵在於權力產生的方式不同,這是我們要堅持的,背離核心價值還有何意義?如果為了得到結果,為了成功,可以不惜一切,連自身民主原則都放棄埋。無錯,用極權的方法,你也許可以贏到極權。但反問一句:用敵人的方法贏敵人,俾你贏到又點?也只不過是下一個皇帝而已。

也許你會說,無咁恐怖,李卓人起碼無用暴力打壓馮檢基啊。那是因為他不能。但這種為了達到目的要集中一切力量的思維,正正就是共產黨的核心思維,一旦得勢,你以為他不會?

中國經歷了漫長的封建皇朝,一代一代的改朝換代,大家只是爭「為何贏的不是我」,根本沒人真誠地追求改變一種權力來源的方式。今日自詡民主的香港民主派,仍然在玩這一套遊戲,委實可悲。最後送給大家我的一句話:反共產黨的未必是真民主派,也可以是 —— 另一個共產黨。祝好運。

(九龍西補選除了李卓人之外,候選人還有伍廸希、曾麗文、馮檢基及陳凱欣。)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