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民營企業家為何憂心忡忡?》

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內地又掀起新一輪國進民退的爭論。廣東、浙江等一些民資大省,出現國資凱歌行進、大量入股私企的情況。不同層級國資入場,以各種形式扶助陷入困境的當地上市民企。最搶眼的是,深圳拋出數百億元資金馳援本土上市公司,多家民企赫然在列。

外有中美貿易戰衝擊,內有去槓桿收緊流動性,在內外雙重壓力下民企生存環境變差,令私營老闆憂心忡忡,要出動副總理劉鶴出面安撫,甚至最高領導人派定心丸。

劉鶴指出:「社會上所謂『國進民退』的議論,既是片面的,也是錯誤的。國有銀行或者國有企業進行幫助甚至重組,是幫助民營企業渡過難關,恰恰體現國企和民企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我認為是好事,不存在『國進民退』的問題。」

幾天之後,最高領導人又透過回信民營企業家的形式,充分肯定改革開放以來,「民營企業取得的巨大成就」及「為國民經濟作出的突出歷史貢獻」,並重申中共中央「毫不動搖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一貫立場」。

民營經濟雖然創造了中國 60% 以上的 GDP,繳納了 50% 以上的稅收,貢獻了 70% 以上的技術創新和新產品開發,提供了 80% 以上的就業崗位,但客觀上為何仍處於「二奶」地位?最高領導人出面,能否消除私營老闆的疑慮?

改革開放的頭三十年,其實就是國企萎縮、民企上揚的過程,一些私營老闆富可敵國,影響力滲透到政治領域。中共十八大之後,最高領導人吸收了紅二代老大哥,前中信董事長孔丹的觀點,即國企是國家經濟的支撐和骨幹,是遇到風浪時候的大錨,是中共執政的經濟基礎和政治基礎,多次強調要「壯大國企」、「國企姓黨」,最近到東北考察,依然強調「任何懷疑、唱衰國有企業的思想和言論都是錯誤的」。

在這種主旋律之下,國企無論是貸款、拿地、優惠政策,都得到官方極力扶持,甚至補貼,這客觀上擠壓了民營企業的發展空間。在意識形態方面,也出現了「消滅私有制」、「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等謬論。

伴隨著反腐風暴,一批富豪鋃鐺入獄,包括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華信集團主席葉簡明等,明確宣示了抑富政策,富豪再也不能任性,也令民營老闆心驚膽跳。

在實際操作中,官方在民企強行建立工會、甚至黨組織。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邱小平鼓吹民企職工要「共同參與企業管理,共用企業發展成果」,青島最近已經選派近百名工會幹部赴「非公組織」掛職工會第一主席,令人擔心會否又來一輪公私合營。

因此,儘管官方聲稱保護私有財產,也糾正了一些侵犯企業產權的錯案冤案(比如張文中案),但「國進民退」的陰霾揮之不去,加上環保、稅收、社保、抽貸等重重壓力,令私營老闆壓力山大。

善待民企,不在於怎麼說,而在於怎麼做。官方曾經多次表示對國企、民企、外企一視同仁,但不少人仍持懷疑態度。必須淡化所有制而強化產權,真正做到平等對待。「國企姓黨」也許天經地義,但不能搞「黨管民企」,影響其效益和效率。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