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陳英鈐的鱷魚淚》

紛擾過後,台灣政治史上一場最繁多的公民投票終於誕生,到目前為止,總共有十個題目將會一同進行公投,包括國民黨提出的反空氣污染公投、挺同反同人士的公投、以核養綠的公投等。紛擾就是審核國民黨的公投連署時,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委陳英鈐在立法院上演一幕「鱷魚淚」表演。

國民黨台中市長參選人,立委盧秀燕發起反空氣污染公投案,雖獲中選會確定成案,但中選會卻刻意揭露有高達三成的無效連署,其中有一萬多份「死人」連署。盧秀燕在立法院質詢時緊咬一點作反擊,就是中選會最初點收公投連署名冊的份數和最後戶政機關點收數量不符(相差了約一萬份),以此與行政院長賴清德及陳英鈐激辯。後來陳英鈐一度哽咽流淚,直言自己非常痛心。於是中選會向高檢署舉發「死人」連署,陳英鈐認為「死人連署等於選舉舞弊」,並以國外的例子稱提案領銜人負有政治責任。

為何筆者用「鱷魚淚」來形容陳英鈐這場表演呢?是因為陳英鈐等於利用中選會的公器對國民黨進行打擊。台中市長選舉,因為國民黨強打台中火力發電廠的空氣污染,令盧秀燕的民調一直都比民進黨的現任市長林佳龍略高,就算是最近 TVBS 推算出來的得票率,盧仍以一個百分點之差領先。陳英鈐可謂大開中門,放出資料任由民進黨攻擊國民黨,尤其是攻擊民調領先的盧秀燕。

中選會對於「死人連署」的指責,賴清德也參了一腳,他建議立法院再修《公民投票法》,避免這種大量抄襲、造假的公投案通過。儘管這份連署有部份不合格,但行政院長就這樣對一個不同政治立場的公投扣上「造假連署」的帽子,揚言要阻擋,這樣還是民主嗎?

到底連署有偽造,應該歸罪於何人?筆者認為不應該歸罪於發起人,因為短時間內收集至少二十八萬多份公投連署,難度很高,更何況要收集三十多萬份才能確保安全(總會有一部份屬於無效連署被刷下)。三山五嶽的人來協助收集連署的時候,亦很難確保連署偽造與否,而且國民黨的三個公投是最遲進行連署的公投案,遞件日只有三十八天,國民黨幾乎要以一日收集一萬多份的速度才能趕上中選會所提的公投綁大選期限。那出錯在所難免。

中選會以前對於公投連署,亦只審視連署是否合格及符合指定數量,今次中選會要查核偽造連署、「死亡連署」,就已經超過中選會的權力。

陳英鈐在被蔡英文提名為中選會主委時,被國民黨質疑與民進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陳英鈐曾是蔡政府的行政院政務顧問,亦以黨外人士身份成為民進黨中央廉政委員之一,就算陳英鈐是無黨籍人士,但也與民進黨交情非淺。陳英鈐面對質疑時強調,一定會確保選舉、罷免、公民投票的公平公正,贏得全民信賴。不過從以上陳英鈐大開中門的助攻,又如何確保能夠公平公正,贏得全民信賴呢?更何況筆者還未提中選會對「以核養綠」公投的百般阻撓。

陳英鈐其實與教育部「拔管」有一定程度的關係,為甚麼?因為教育部「拔管小組」會議中,有與陳英鈐共事於中選會的周志宏,而陳英鈐的妻子沈冠伶,就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委員,今年五月教育部決議「拔管」以後,沈冠伶以「遴委會聲明未經委員同意就見諸媒體」、「因為遴選會已表示拒絕召開會議,致使她難能行使遴選的法定職務」為由,宣布請辭台大校長遴選委員職務,意味吳茂昆來勢洶洶「拔管」時沈冠伶作為台大校長遴選委員卻竟然率先投降,企圖大開中門做成骨牌效應,供教育部干預台大校長選舉。

有這樣的妻子,加上中選會破壞中立公正的行為,陳英鈐面對民進黨時會否堅持中立公正,相信不言而喻吧。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