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明日沒有大嶼,香港會是怎樣的光景?》

明日大嶼發展計劃受盡嘲諷,全因為林鄭月娥突然改了原訂計劃,提出一個新的人工島方案。龐大的發展固然惹來強大的反對,建制派成員也不敢出來支持,但是假如大家細心看看反對聲音和論述,還認為香港應該原地踏步的話,筆者相信未來移民離開的人數將更多。

最讓人擔心的是,網絡世界在不停狙擊支持填海的人,彷彿任何支持填海的人都是建制派,這實教一眾既支持溫和泛民又支持填海的市民感到困惑。

施政報告未能點燃希望,那麼我們應該如何創造新地和增建房屋?一些本土派提議收地,發展官地,他們忽略了的是基建以及大規模有系統的發展,一如沙田、將軍澳和東涌等,而且填海和其他選項並沒有排他性。

政治是要妥協不只是反對

在大學畢業後,我沒有選擇從政,但思考政治卻從不停步。正如美國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說過:「政客(politician)只著眼下一次的選舉,政治家(stateman)卻著眼下一代的福祉」。還記得在大學的第一堂政治課,「什麼是政治?」,引來同學與教授激烈討論的課題。政治作為一個解決社會不同人士紛爭的手段,應當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好好生活在一起。不論是官員、議員和評論員,都應該學懂取捨,掌握政治這妥協的藝術。

香港的代議士,能否掌握這種藝術?他們是政客或是政治家?大家應當警剔什麼人在為人民謀劃未來,哪些人只是高舉愛國愛港旗幟而不懂得民生,哪些人又只是把民主掛在口邊而沒有想想香港未來。

不遷不拆與填海又是對立嗎?

反對填海人士經常指,政府不應把填海與劏房混為一談,不應使保育人士與市民形成對立。可是,他們卻經常指若政府收回新界的私人土地,香港就不用填海,豈不又將填海、私人業主及政府放在對立面。有趣的是,當政府收回私人土地的時候,我們又不難發現同一群人又走出來要求政府擱置,不遷不拆。

如果社會沉醉於這無止境的討論,墮入不停反對的陷阱,最終受害的只會是你與我。懂得公共行政的人也會明白,世上沒有一個完美的公共政策,每一個公共政策均讓不同的人有所得失,總有人可以提出反對的理由。社會要向前走,就在乎大家願意犧牲多少。很可惜的是,某些代議士著眼的不是社會大眾整體利益,而是透過協助小眾獲取「政績」,以「反對」為自己的定位。

雖然「明日大嶼」受到四方八面的攻擊,但現時宜細心想想,如果沒有新土地,基層市民的住屋問題如何解決呢?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