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從補選悶局,看更大悶局》

九西補選,我都只是做花生友,中出羊子和龍心食言,沒有參選,選舉就沒有多少看頭。黃毓民煞有介事說三不一沒有,有點予欲無言,其實也甚是多言。

小麗老母被 DQ 是意料中事,最後 Plan B 李卓人如何,基哥彈出彈入又點,其實對於看選舉看得多的大家,都覺得悶吧?

政壇、社混圈,就是污煙瘴氣,不管年代,不管派系。哪講質素,哪講道德?

有時候,政治都稱不上,只有私怨,只有更愚昧,愚弄別人或是自己。

看到的,都是嘈雜、紛擾、醜陋。

外國很多神劇講政治,但我最喜愛的,都是本地的《天與地》,扮白頭佬的林保怡如是說:

「無論係香港定係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政治世界就係污糟邋遢既世界,從政手段,就只有卑鄙、奸詐,除咗呢樣,就只有更卑鄙、更奸詐。

「大家如果想得到公義既話,我可以話比大家聽,一個公義既人,絕對、亦無可能幫你地達到目的。你地唔好再自己呃自己,你地只可以靠一啲自私既人,當果啲自私既人得到佢想得到既野,佢滿足咗之後,佢先會企出黎為你地爭取你地所想。

「呢個世界就係咁醜惡,我地要面對現實,我地先至可以行我地既路。大家企出黎睇吓我地既世界,呢個就係我地既世界,呢個就係我地既選擇。」

每日,大家就是望著這班人,連扮大義凜然都開始懶的一班人,為著自己的飯碗,與政權扯貓尾,一步步逼在眉睫的中國化、殖民卻懶理,就好像,當年龍應台的《野火集》見到香港社會跟數十年前台灣身影多似,分別在於香港主權旁落,有心的人也做不了甚麼。

結果,出來混的政棍,就只在乎沒有意義的泥漿摔角。

旁觀的普羅市民,已經由問「是否應該移民?」,變成「走去邊好?」

計著澳洲的分數、看著加拿大的工作機會、望著 Brexit 對自己 BNO 在歐洲找工作的影響、盤算著台北還是台南易落地…

因為,計自己的數,總易過計幾千億倒落鹹水海點算,總易過計每日一百五年長新移民香港幾時陸沉,總易過計中美貿易戰香港角色,到最後,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市民哪還理你誰人是關鍵一席(卻缺席投票)?

你說悲不悲哀?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