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填海為何忽然犯眾憎?》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出「明日大嶼」,在中部水域填海 1700 公頃作綜合式發展,打造第三個經濟核心。計劃一出卻成為眾矢之的,守護大嶼聯盟早前的遊行,警方估計參與者高峰期有五千八百人,數字比反 DQ 劉小麗的遊行還高。政界中人看傻了眼。政府究竟是否低估了反對填海的聲音?

過去幾屆政府都有提出發展大嶼山的計劃。以上屆政府的「北發展、南保育」藍圖最為清晰。反對聲音主要來自環保及保育團體。一段十分長的時間內,反對發展大嶼山的聲音主導輿論陣地,不過大眾覺得「十劃未有一撇」懶得留意。直至近年樓價急升,輿論開始有所改變,認為若不增加土地儲備,影響的不只是香港競爭力,更貼身影響到自己子女的未來。於是團結香港基金提出要增加填海面積至 2200 公頃,而主流傳媒及社會民情亦不見有太大反彈,甚至不少傳統意見領袖都支持多管齊下增加土地,填海選項更必不可少。

但為何計劃一出,民情卻突然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當中包括多個原因,最嚇人的,是 4000 至 5000 億元的成本。團結香港基金提出填海建議,一直都無回答到建造成本的問題,只表示需要由政府評估。政府在事前無試水溫的情況下,就拋出驚人數字,於是建議一出,坊間立即出現「燒曬儲備、倒錢落海」的聲音。

其次是,林鄭月娥當天解釋施政報告的態度,一副「戰鬥格」,明言若市民純粹透過傳媒、時事評論員和社交媒體的信息來了解報告内容,恐怕有點「偏頗」。她甚至一副撩交嗌的姿態說,「大家鍾意點講就點講,唔好做好多令人不安的事就可以」。這個講法無異於說「政府話 OK 就 OK」,與參選特首時聲言「同行、攜手」的林鄭月娥判若兩人,變回了孤高的「好打得」政務官,甚至隱隱有那死推不受歡迎政策的「梁振英 2.0」形象。

第三,林鄭月娥一直無法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被架空的講法自圓其說。特首說十分尊重小組的努力,但卻連小組成員曾鈺成都稱不知政府加大了填海面積,對此感到詫異及失望,要求政府解釋。特首說「今日唔需要糾纏 1000 公頃定 1700 公頃」,但小組主席黃遠輝卻隨即反駁說,諮詢時一直提及的是填海 1000 公頃,「相信支持 1000 公頃,唔一定支持 1700 公頃」。那份所謂尊重如何看得出來?

第四,不知有心還是湊巧,「民間特首」劉德華在施政報告發表前聲演支持填海,令議題迅速聚焦。劉天王表態反而累事。原本大眾、尤其是年輕人不太留意填海計劃,但劉德華表態,社交媒體平台立即引起哄動。所以報告一出,填海範圍大增近一倍,突說要用一半儲備,就加速了在社交媒體聚集反對聲音,變相給反對者子彈。

第五,時不予我。中美貿易戰爆發,樓價放緩,反而讓市民失去當初支持填海的基礎。樓價高企令大眾無法上車,增加了政府說服市民支持填海的本錢,但樓價放緩,卻令市民重新回到「保育 VS 發展」的矛盾,甚至擔心政府投資會否令政府應對金融危機的能力減弱。

最後,亦最令人意外的是,林鄭政府仿佛無進行政策優次的排序。在施政報告發表前,DQ 劉小麗、馬凱事件、教育局長楊潤雄引爆廣東話與普通話之爭、極端建制派要求盡快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等等,都令林鄭月娥政府民望急速下滑,政府只是忙於撲火,已經疲於奔命,此時引爆具爭議性的填海建議,形勢當然危急。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