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港媒集體刪稿,反映的高層「新聞專業」》

一群傳媒高層日前在北京與中宣部部長會面後,鬧出審查風波。駐北京的記者往往在閉門會面場地外等受訪對象,那天如常在等(包括自己老細在內的)港媒高層在會面後總結幾句、露個臉拍個照。

代表一眾高層發言的是行內有「憲報」之稱的星島集團的蕭世和。有線電視把訪問內容直播,各間媒體都作了即時新聞報道。惟事隔數小時,新聞界傳出各媒體集體刪改或全篇抽起蕭世和引述中宣部部長指「香港傳媒唔好成為干擾內地的政治基地」的內容,惹起政治審查的疑慮。

香港傳媒高層組織訪京團到首都參觀兼會見不同部委,早已司空見慣,過去亦引伸過同業對新聞自主的辯論。這些會面往往極不透明,傳媒高層與中方官員的會面談了什麼、有否利益交換或指示,一概不知。前線記者不免覺得有「擦鞋、示好、拉關係」的意味,但未見對新聞自主或質素有立竿見影的貶損。然而,今次刪稿風波捅破最後一張薄紙,這頭傳媒高層見完主管意識形態和媒體管控的中宣部,那頭就發生刪改新聞事件,如同教材般展示新聞高層眼中的「新聞專業」!

一,On/Off record,傻傻分不清?

港媒引述的其中一個說法是:中聯辦致電傳媒老闆,提醒中宣部長的言論只是「內部討論」不應公開。

即便退一萬步,不管審查問題,蕭世和作為資深傳媒人竟然不懂核實部長是期望「On record」、是「Off record」、或是完全不作報道?引述受訪者言論前必須取得對方同意,這是一個新手記者都知道的常識。傳媒高層向現場記者匯報時,忽略了基本傳媒法則,難怪鬧出軒然大波。

二,蕭世和錯誤引述?

亦有報道引述另一說法,指蕭世和錯誤引述中宣部長言論,故此要刪改稿件。

事實上,若有重要新聞刊出後才發現有誤,傳統做法是另發一稿作出澄清和更正,並向受影響對象致歉,因此報紙有更正欄。即使是網媒盛行年代,不少媒體也有規定,倘在報道刊登後增減內容,須在文中標示修改時間和內容。

記者們都聽過「新聞是歷史的初稿」,報道一經刊登、傳播開去、有人讀到,便已對社會產生影響。即使報道有誤,原文也應該保留以立此存照,並另行發布更正,以示對報道、受訪者和讀者的尊重。話刪就刪、話改就改,刻意抹去痕跡,只會削弱新聞公信力。

三,新聞自由誰來捍衛?

香港的新聞環境每況越下,是不爭的事實,「無國界記者」今年四月公布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僅排名七十,僅次於東歐國家克羅地亞。至於星期三「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全球競爭力報告,今年香港整體排名第七,但在新聞自由方面僅排名五十七。

前線記者即使多想做好本份、保障新聞不偏不倚,都敵不過掌握資源和決策權的傳媒集團高層。高層卻向公眾展示了上述的「新聞專業」,實在教人失望,令不少前線記者感到自己螳臂擋車、無力回天,因而離職、轉行。

長此下去,新聞自主留給誰來捍衛呢?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