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野地生活記趣.三》

前文:


天主自會降福於努力而誠懇的人。伊卡洛斯書寫個人故事的機會終於有點眉目。事情原是這樣的,那天伊卡洛斯到了一間婦產醫院觀察,他看到急症室一片混亂,原來是有未預約的外地孕婦闖急症室要醫生接生。孕婦臨盆在即,可是她沒有做過產前檢查,又沒有多餘的手術室,醫生護士都不敢貿然為孕婦動手術,孕婦的老公大吵大鬧,嚷著醫院草菅人命,比孕婦早來的急症病人卻說孕婦插隊。

可是等不及了,孕婦癡癡呆呆地坐在輪椅上,嬰兒的頭有一半已經生了出來,羊水瀉滿一地,醫生護士手忙腳亂,合力推孕婦到圍帳後面。後來伊卡洛斯又見到一個挽著髻,身穿粉紅色制服的年青女子趕來,她的臉是清秀的,眼睛很明亮,伊卡洛斯看了便覺得舒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兩片嘴唇稍薄,相命專家斷定是寡情之人。圍帳被拉上了,伊卡洛斯偷偷走到圍帳外偷聽。

「跟我一起數一二三,之後用力推 baby 出來!」

「嗚嗚嗚。」

「一,二,三。出力!」

「嗚嗚嗚。」

醫護的命令交織著孕婦的呼痛聲,最後伊卡洛斯聽到醫生的拍打聲與嬰兒的哭聲。醫生與護士走出來,緊接走出來的就是粉紅衣的女子,她抱著嬰兒,邊逗大哭的嬰兒笑,邊走出圍帳。伊卡洛斯覺得她像聖母瑪利亞,只是唇有點薄,但伊卡洛斯現在當然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是助產士。

這時嬰兒的爸爸說可不可以抱抱初出生的小生命。助產士說:好的,可是只可以看一會,嬰兒太弱小,我們要抱他去檢查。說完就將嬰兒交給爸爸看,孕婦早已累得倒在床上氣喘,圍帳的血腥慢慢滲了出來,鑽進伊卡洛斯的鼻子。伊卡洛斯見到嬰兒的爸爸交了嬰兒給太太看,太太甜甜地笑。兩分鐘後助產士將嬰兒抱走,嬰兒的爸媽抗議不果,只有無奈放手。嬰兒哭得更大聲了。

助產士見到伊卡洛斯看著他與嬰兒,就問他看甚麼。伊卡洛斯本來覺得助產士是聖母,可是看到她抱走嬰兒,就有點反感。

伊卡洛斯問:「不能多看一會嗎?」

助產士倔強地答(並且向他上下打量):「不能,這是醫院規定。你是嬰兒的甚麼人?」

伊卡洛斯被問得啞口無言,助產士見他沒作聲,就逕自走了。粉紅色的背影愈走愈遠,伊卡洛斯有點夢幻的感覺,他有點後悔不穿著得體才到醫院。那天他穿了褐色短褲鮮綠色汗衣,襯上赭紅色人字拖鞋及零亂的頭髮,顯得很奇怪很奇怪。

當晚伊卡洛斯坐在書桌前,寫下那天的見聞,題目是〈Madonna in Pink〉。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