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可憐又可愛的港獨派》

昨日遊行過後,學生獨立聯盟的陳家驅領隊上美國領事館。雖然外表斯文,但一聽其言就知是胸無點墨之人。不理政治立場上的分歧,筆者其實頗欣賞本土派的某些人物,例如「港大幫」的梁天琦、李啟迪,説話有文有路,思路極快,在各黨各派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材。要是乖乖做個 AO 或建制政黨成員,成為議員或高官是指日可待。而這位趁本土派無人想坐上盟主位置而出現的陳家驅,坦白說,實在令人失望,這位不是學生的學生領䄂,有沒有了解過自己講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為何物?那可要在美國兩個議會通過後,才能交予政府,他在政治上多麼弱智,才在行政部門示威要立法部門做事?

如果美國政府聽你話通過了,不就成了本土派咬牙切齒的獨裁國家嗎?真是有種的,就應去美國高談闊論,遊說一下議員。不過首先也得學講英文。

唉,看著這幾個急著上位的人的背景,其實令人難過。

這些新本土派大多出身於基層,也沒學歴見識,例如「香港民族陣線」的陳卓南岀身觀塘某 Band 5 武館,中學讀完連個副學士都沒有,住在土瓜灣的劏房。你會信這樣的人可以做政治領䄂嗎?一群人在麥當勞點個餐就坐三四小時開一下會議,這樣搞革命不醜嗎?

筆者的朋友 L 是本土派立場支持者,他有財力,外表也好,也算涉足過政治。有次打邊爐,本土派打趣叫他岀來參與一下,他冷笑一聲,只道:「這樣的支持者質素,點搞?自己獨立生活都唔得,點可能搞香港獨立?」,說罷,他又補充說只是覺得這群人不值投資。

看著昨晚有另一群本土派衝上集會大台,打傷了泛民的區議員,甚至用手捉實姚松炎。不足幾分鐘就被人罵走,搞事都搞不好,明顯就是智力的問題。真的不得不認同朋友 L 的説法,這樣可憐的人,如何值得投放心力去支持?

人家泛民和建制個個都是律師,激進派的都讀過一下書。在大宅和酒店中喝著酒談政治,那是講權力和財力的真政治,這群所謂本土派在麥當勞中密謀的,只不過是幻想。如果政治是戲劇,這些演員還未夠格,還是回去做二打六吧。

最可愛的是,看著這些傻傻的港獨派,又何用擔心國家安全?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