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美國是資訊自由、謊言自由、還是認知障礙?》

一宗假新聞,引爆了美國主流傳媒。

《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指,蘋果及 Amazon 等公司採用由 Supermicro 提供的系統,被中國解放軍要求植入惡意晶片,以竊取美國機密。從理智的判斷,這肯定是假的,如果中國能夠逼使或者潛入一家美國主要伺服器供應商的生產線,貿易戰也無意義。

報道中的當事人蘋果和亞馬遜都立即否認,甚至連美國國土安全部都已經表態否定,但是,美國的主流傳媒,仍然以此為據,廣泛報導。美國《國會山莊報》的一篇文章標題就說:「就算中國現在沒有侵害我們的產品供應鏈,遲早也會」。

整個報導的內容都是虛構的,其中一個受訪專家及後澄清指,撰寫這篇報道的記者羅伯森(Jordan Robertson)在 2017 年一個黑客大會中就「硬件植入」的網絡攻擊向他諮詢過,他向羅伯森講述了當中的原理,並列舉了幾個概念方案,結果這種方式以及他提及過的晶片,竟然在一年多後,成為了中國軍方所使用的「間諜技術」。

何況,這種技術卻只是概念,在邏輯上根本就說不通,因為很容易被人發現,而且有很多比這種「硬件入侵」更有效、更省錢省力的入侵方法。

美國主流媒體對假新聞表的態,卻更可怕:「中國到底是不是被冤枉已經不重要了」,焦慮和擔憂比真相更有說服力,也更有破壞力。

歐美對資訊真偽、對自由的判定,都是基於自身的利益和立場,而不是客觀事實。

在歐洲,當地人認為穆斯林難民不願意融入當地的生活方式,然而,到底是穆斯林不願意融合,還是這些歐洲國家沒有考慮他們的需要、沒有為他們安排合適的生活環境讓他們可以融入?歐洲人從來不曾考慮過穆斯林生活上的禁忌,就連戴頭巾、拒吃豬肉,也視為不願意融入的表徵,西方的自由開放,被狗叼走了?

一個新聞從業員因為「撈過界」涉足政治事務,被拒絕工作簽證續期,許多人大張旗鼓地訴說香港失去了新聞自由,甚至延伸至外交層面。但美國的留學生卻因為華裔身份,被勸喻不適宜參與敏感的研究工作,這又是否更赤裸裸地違反學術自由,甚至有種族歧視之嫌,但在美國卻視若無睹!

有人說矽谷能吸引到科技界精英雲集,是因為擁有可以培育學術和思想自由的社會氛圍,科硏突破是要有推翻前人框框的膽色,而社會更需要有胸襟去接受不同的聲音和挑戰,所以多元化民主社會是美國在高科技領域執牛耳的重要因素。

表面上也很合理。但這是真的嗎?

法國也很自由呀,社會氛圍也很開放,但為何科技發展不如理想?和歐洲比較,美國保守得多。社會環境並不是阻礙創新的原因,很多時候,經得起困難考驗、懂得面對限制、找出解決方法,才是真正達到創新成長的重要因素。今天美國能夠依舊保持科硏突破,靠的不是開放氛圍,而是因為一群願意奮發圖強的移民發揮所長。

如果以為開放環境是培育科硏人才的因素,恐怕是本末倒置。美國是因為龐大的市場和經濟動力吸納了一班有能力、有足夠強大心態、敢於挑戰的人才,才形成今天貌似多元化的開放環境,但這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所以,特朗普威脅要送走三十萬美國留學生,美國政界學界的反應,幾乎比打貿易戰還要激烈,不要說那是幾百億美元的真金白銀,對美國的長期影響,傷筋銼骨呀!

 

類似的認知障礙,還有高鐵。香港高鐵通車後,有著各式各樣有趣的評價。

有些說,坐高鐵從香港到上海要八小時,時間太長,比坐飛機差太遠了,沒什麼用。同樣地,也有說美國沒有高鐵的原因也是因為航空系統已經很成熟了,就算有高鐵穿梭美國東西岸,也沒有多少人願意乘坐,為了分秒必爭,一定會選擇坐飛機。為何需要發展高鐵呢?

也有說法指坐高鐵到廣州,比大巴、火車等傳統方式也差不了多少?

運輸系統,講究的是功能互補。例如航班、高鐵、路面交通工具,可以想像為升降機、扶手電梯和樓梯。舉例說,在一個十層高的商場內,要從地面層到八樓,自然會選擇用升降機,那是最快速的方法,所以,從香港到上海,甚至更遙遠的東北、西北,航空交通自然是更合理的選擇。美國東西岸距離四千公里,同樣不是高鐵用武之地,但是在東岸往來主要城市,高鐵其實是理想的運輸系統。

反過來說,從香港到深圳、東莞,等同在商場內上下一層,樓梯隨時是最佳選擇,所以路面交通工具也有其作用。

但是,商場內更多情況是需要上下兩三層,就正如香港,在一千公里範圍、四小時的交通圈內,就能夠直達鄰近省市,高鐵能夠發揮的作用最為有效。這就等同商場內的扶手電梯,既可靠、亦準確,大家能想像一個沒有扶手電梯的商場嗎?

扶手電梯通常是在商場內最方便和顯眼的位置,這也是香港高鐵站要設置在市中心的原因。至於其他省市對高鐵站選址有別,也各有其原因,畢竟中國仍在高速發展中,如果直接比較,就難免䧟入另一個認知障礙。

網絡年代,人很容易受身邊環境影響判斷力,對事物的應用特性和認知,同樣有極大限制,突破常規、深入觀察,才能看到真相。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