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雙城管治:香港是小風浪,澳門是風高浪急》

今年適逢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國家的改革開放政策,大幅改善了人民的生活質素,提升了綜合國力,也令國家與國際社會建立起密切關係。盡管近期內地就公私營經濟發展問題出現一些爭論,但是大體上,中央政府仍會維持公營、私營並重的經濟發展方針,亦即是說,改革開放政策仍會繼續推進,力度將會加大。

改革開放,也是國家得以成功收回香港和澳門治權的重要因素。每年 12 月,香港和澳門兩地特首都會上京述職。中央一直注視著香港、澳門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發展,因為收回港澳除了代表改革開放政策的成功,也代表了國家進一步的發展和民族復興;特別是現時中美貿易戰,港澳兩個特區的繁榮穩定對國家安全和國家經濟利益尤為重要。

這一年來,香港在林鄭月娥特首的領導下,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皆優勝於前特首梁振英時期,社會各界對於林鄭的評價也遠高過梁振英。反觀澳門,由於各種原因,出現了一些施政失誤,令澳門社會各界均產生很大的怨氣,其中較為突出的包括了輕軌的延誤和超支、巴士和的士服務問題、以及對於修改《土地法》的猶疑不決。

 

香港局勢趨穩,澳門暗藏危機

自從林鄭月娥上任香港行政長官以來,她一直致力於修補梁振英主政時製造出來的社會裂痕,希望營造一個較為和諧的社會和政治環境。同時,她也致力解決港人面對的樓價、租金高企問題。為未來土地政策進行的「土地大辯論」剛剛結束,可以預見,特區政府會著力在填海、棕地發展等方面入手,增加土地供應而長遠的穩定樓價,令市民安居樂業。

林鄭推行的「大和解」方針,雖然仍未令泛民主派與政府的關係完全修補過來,不過社會氣氛已較梁振英時期祥和,社會兩極化得到紓緩,泛民也在一些民生事務上與政府「有商有量」。另外,梁振英時期催出的「港獨」激烈思想也漸趨式微,即使最近有人公開進行「港獨」演講,但是這演講並沒有為「港獨」帶來更多的支持者,相反,反對「港獨」的人數比例增加。倘若沒有最近外國記者協會主席的簽證風波,相信更沒有多少人會留意以至支持「港獨」激進思想。

一海之隔的澳門呢?社會發展不但沒有越來越好,反而多個階層都對政府施政不滿。當然這涉及多方面的因素。去年的「天鴿」風災,將澳門這個國際旅遊城市、博彩業最發達地區背後的基建設施落後、政府救災效率緩慢的不堪情況展示於世人面前,最後更需要駐澳部隊出動協助,才令救災工作較快地完成。今年的颱風「山竹」襲澳,雖然政府的防災反應稍有加強,但是排洪基建設施仍然滯後不前。

除了基建問題外,澳門特區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在土地政策上的取向,也大大不同。正當林鄭月娥為香港土地發展、為穩定樓價而費盡心思時,澳門政府面對居民住屋難,卻未有任何前瞻性的政策倡議,只是繼續已經延誤的「萬九公屋、後萬九公屋」計劃,以及一些甚至是前特首何厚鏵時期已開展的公營房屋工程,譬如望廈重建計劃、青洲坊等,可是至今仍然延誤入伙日期,未能解市民所急。

澳門特區政府未解決市民住屋困難之餘,又與地產界關係轉差。現行《土地法》經第一次修改後出現重大問題,特區政府不問究竟就可收回土地,未有對「不可歸責」土地 —— 即延誤發展的主要或全部責任屬於政府 —— 制訂任何等額補償安排。政府就這樣引用法律收地,令地產界、法律界對政府有很大怨言。上月,特首崔世安在立法會上曾表示「考慮」修改《土地法》,但至今卻仍未見任何實質的行動。

政府與地產界以至商界關係轉差。本來一些澳門商人除了打算加強在澳門投資外,也想在大灣區大展拳腳,可是他們因被政府收地招致損失,還因為政府的胡亂收地問題打擊了他們對特區政府以至對國家的信心,對投資大灣區有所卻步。

中央對於港澳兩地特首的表現,一直心中有數。今年稍後的述職,將是中央對兩位特首施政「派成績表」。可以預計,中央對於林鄭的表現,應會加以贊許;對於崔世安,除了一些門面上的贊美之話,內部肯定對他有一點意見。不過,主管港澳事務的港澳辦若能及早責成澳門特首有為而治,特別是在修改《土地法》方面有所作為,令崔特首在下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就社會各界關心的這些問題作出針對性的政策,中央對他的評價肯定會有所改觀的。這也會令澳門在回歸二十年的大慶之年,消除因「土地法」而埋藏的不明朗因素,真正的做到繁榮穩定。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