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填海造地,省錢三招》

二零一八年的施政報告,最引得社會大眾討論的是新大嶼山計劃。此計劃打算未來在交椅洲等大嶼山鄰近海域填海 1700 公頃,讓超過一百萬人口居住。

香港樓價全球最貴,根本原因是供應不足,市民也未能長遠預算一個置業目標。現在政府提出一個較為長遠的供應私樓和公營房屋的土地方案,本來是能夠讓樓價慢慢降溫的絕招,可是提出來以後,反對的聲音也不小,更有人分析指,這是讓施政報告評分比去年下跌的重要原因。除了聽得很多的保育因素,這幾天竟然有不少分析關心公帑的運用,認為大規模填海計劃可能會花上一半的政府財政儲備,雖然實際的金額現在未能具體把握,但如果以舊模式填海,肯定是天文數字的開支。

筆者一直關注公帑運用。財政儲備不足的話,最大問題是會引發稅金的增加,包括當年唐英年任財政司司長時研究過的銷售稅。所以,怎樣以最節省公帑的方法填海,應該是未來公共政策的一個主要課題。

筆者就大膽提出三個建議:

第一是重新使用公私合作的方式。當年沙田發展成為新市鎮的時候,殖民地政府根本沒有足夠財政實力填海,所以填海而來的沙田第一城,其實是當時政府讓發展商支付填海成本和負責填海工程的,填海後則讓發展商在該土地上興建物業。這大大加快填海的時間以及提供住宅的數量。

現在新大嶼山計劃規模龐大,政府部門也未必有能力應付大量複雜的工程。如果政府能夠以價高者得方式,公開透明的拍賣填海發展權,讓發展商統籌填海工程,把填海後的土地物業發展權交予相關發展商,同時要求發展商興建公營房屋,以現時房屋委員會的公屋興建成本為標準支付予發展商,肯定能大大加快公營房屋的供應,也變相不用支付巨大的填海公共開支。

第二是引入外地勞工。近年新加坡的經濟增長一直比香港超前,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三百多萬人口的新加坡有超過一百萬外地勞工,這成為當地經濟增長的一大動力。筆者今年曾經到新加坡參觀訪問,到當地的新發展區地盤,看見了大量外地勞工。

在香港,若果新大嶼山計劃下的建築工程能夠引入外勞,就能夠解決香港本地建築工人不足的問題,從而大大減低興建成本,使發展興建的時間縮減。

第三是,重新以 BOT 方式發展新大嶼山計劃下的基建設施。BOT 即是興建、營運、交回。其實在回歸前,大部份基礎建設工程都以這個方式融資,替當時捉襟見肘的香港政府解決儲備不足的問題,同時使推動經濟發展的基礎建設得以盡快落實使用。今天大部份已交回政府的海底隧道,其實都是以這個方式興建的。這方法除了能夠有效運用承辦商靈活多變的方式,也可以說是用「零支出」方法得到需要的道路和隧道。

新大嶼山計劃涉及大量道路、隧道和鐵路建設,如果重新使用 BOT 方法,將能夠替庫房省減大量開支。

如果反對新大嶼山計劃的人只是關心公帑運用,請細心思量筆者提出的三項建議方法,讓計劃製造新的希望而同時不用帶來公共財政的隱憂。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