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印《電子煙,禁與不禁的政治角力》

新一份施政報告剛剛出爐,出乎意料地,電子煙的議題有極多人關心。一方面香港傳統煙民改食電子加熱煙的數量不斷增加,二方面,禁電子煙這個政策本身就具有極大的邏輯謬誤,寧願禁止一個更優質的替代品也不加大對傳統香煙的規限,實在難免令人奇怪。

筆者並非煙民,對這議題沒有過大的興趣,但特首在這個時候高調地改變自己過往立場,卻是非常值得關注的。林鄭月娥曾在七月中到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被問及電子煙相關議題,她當時的立場是規管電子煙,不能沒理由地禁止損害較少的替代品,否則會縱容了損害更大的傳統香煙。這個立場對於普遍市民來說絕對是清晰不過,畢竟這只是基本的邏輯問題。

與此同時,議會中部份泛民主派的議員卻大力支持全面禁止電子煙。這背後當然不是邏輯的問題,這些議員把它簡化為健康至上的問題,有趣的是,他們支持全面禁止電子煙的理由,只是他們認為電子煙不比傳統香煙健康,有可能會令更多年青人吸食。坦白說,這種講法簡直是笑話,也顯示出民主派欠缺制定政策的視野。

但為何政府會改變立場呢?當中就涉及到一場政治角力。主力支持全面禁止電子煙的,主要是教育界和醫療界的持份者,有不少這兩個界別的人士走出來發聲,而剛好這兩個界別的議員,正正是立法會當中較為容易轉向支持政府或投下溫和票的議員。當然他們在政改、二十三條等等的大型議題上沒有任何妥協空間,但是在許多普通撥款議案中,這些溫和的民主派自然起着牽制的角色,當然不是牽制政府,而是牽制議會內勢力龐大的「議會陣線」。

這些議員再加上同樣支持全面禁電子煙的公民黨,林鄭月娥一手殺了電子煙,一了卻換來議會中的十多票,在政治手段而言也許是良策,只是苦了小市民。

坦白説,全禁電子煙從來只是少數人的意願,對於政府忽然建議全禁,社會輿論明顯是一面倒。打開社交媒體一看,無論是用家、煙民、非煙民都表示對這個主張憤怒不滿,粗口不絕於眼前。

畢竟,不是每個小市民都像公民黨那些冷血貴族一般,飲紅酒住私樓,更多的是住在公屋,身邊總有一兩個煙民。更不幸的是,在有吸食傳統香煙習慣的家庭下成長的人。打開搜尋引擎一看,我看到很多人分享自己的經歷:如何小時候沾上滿身煙味被同學取笑,家中長期二手煙令自己出現呼吸道疾病。電子加熱煙的發明和普及,正正標榜着不再有煙味和二手煙,這個進步本來也會在香港慢慢發生,許多傳統煙民(包括那些尊貴的議員辦公室的員工)都開始轉用加熱煙,不論戒煙也好,不想影響身邊的人也好,他們找到了好的工具,也努力過。

結果,政府今天的施政報告,把傳統香煙的問題延續,把科技的發展和進步再度拋諸腦後。

施政報告又一次把大量資源投放在科研發展上,但轉念一想,無論是推廣共享經濟的 Uber 和 Airbnb,抑或是能夠解決固有問題的電子加熱煙,都在香港被禁止。其實要創新的,並不止於科研,也要創新一下固有的思維。一方面是說政府,另一方面是說自命清高開明的泛民主派。

面對創新科技產品時,一開始就提岀全禁,根本是不可理喻之舉。

在這裏要恭喜一下公民黨:終於成功爭取政府對貿易市場的干預,香港飽受二手煙之苦的人,真是被你們掌摑到口腫面腫。

  • 法印,多年投身政治幕後及公關工作,見盡爛人爛事。近年重投學海,在亂世中做一個迷途小書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