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加投資警示,防範樓盤「維權」鬧劇》

內地樓市陷入低谷,碧桂園在上海、江西等地的樓盤,日前被一些老業主打砸售樓部,不滿樓盤降價銷售,造成老業主虧損。類似的新聞並不新鮮,在 2008 年、2014 年等年份,都曾經發生過類似事件。不過我留意到,無論是內地媒體還是香港媒體,在報道相關新聞的時候,大部分都用上不加引號的「維權」一詞。「維權」只是業主的說法,媒體在報道的時候,通常如果不認同該事物,會加上引號,就好似本地的親中媒體在提及台灣的總統、國防部等稱謂時,都會加上引號一樣。這麼說來,這些媒體是認同這班業主在維權了?

樓盤跌價就圍堵售樓處,齊聲高喊要退房,這維的是哪門子權?商品房價格本來就可升可跌,只不過過去幾十年,內地樓價極少下跌,但這並不意味著樓價就只許升不許跌,房地產公司與買樓者既然簽訂了買賣合約,應當依循契約精神,未收樓的可以撻訂,又有什麼權可維呢?

這種行為於情於理於法都說不通,完全是一種野蠻的越權行為。

相對而言,香港在過去多個樓市上落週期中,鮮有出現類似輸打贏要的現象,發展商樓盤減價,之前的買家只能自歎倒霉。

話說回來,內地的樓盤「維權」現象,不能簡單看待,不同事件有著不同的背景。有些是老業主野蠻輸打贏要,希望通過打砸行為敲詐一筆賠償減少炒房損失;也有一些是發展商自己找托演戲,目的是通過製造群體事件給政府施壓,告訴政府不能讓樓價下跌。因為發展商與業主同坐一條船,都不想樓價跌,而他們深知政府最怕群體事件。但無論哪一種「維權」,都沒有道理可言。

香港主流傳媒多對內地政府存在負面看法,每逢看到有人走上街頭、拉起橫額,就會想當然地覺得是弱勢社群爭取權利,是正義的維權,好多人也存有這種定性思維,這恐怕是太傻太天真了。

要改變這種「維權」亂像,長遠當然要靠契約精神、市場秩序,但治標之法,我倒建議可以仿效股票、基金等投資產品的方法,在樓盤廣告上加警告字句。中國證監會發佈的《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自 2017 年 7 月 1 日起施行,規定股民炒股也有准入門檻,可能被券商警告或者勸退。有關投資股市的所有宣傳資料上也會有一句「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在香港賣基金,也要加一句「基金單位價格可升亦可跌,基金過往業績並不表示將來的回報」。甚至做放數,都要加句「借錢梗要還,咪畀錢中介」。那麼既然有人買樓之後輸打贏要,為什麼不規定發展商要在宣傳資料和合約上,列明「樓盤價格可升可跌,加息可能會增加供樓負擔,斷供會被收樓」之類的警示語句呢?論複雜程度,買樓遠比買股票、基金複雜,除了價格可升可跌,買樓更涉及利率變化和長達幾十年的供款期,短供隨時被金主收樓,複雜的產品豈非更需要警示?

雖然這類警示語句是有點「阿媽係女人」的廢話,但有警示好過無,最少老業主因為樓價跌而出來罵街的時候,沒那麼理直氣壯吧。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