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不續馬凱,是禍不是福》

香港外國記者會代理主席,《金融時報》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不獲簽證續期一事,引發一場政治風暴。建制派當然鼓掌支持,民主派也自然大力反對,這些立場早已清楚,但無關重要。只是,左報以頭版刊登建制健筆屈穎妍文章,指「沒有格斃(馬凱)算最文明了」,足以反映這事件的高度已經到了國家安全、民族大義之地步。連外交部也出聲,支持特區政府決定,證明事件很難說沒有北京的「關注」在其中。不過,是次決定又引來美國、英國和歐盟的不滿和質疑,令事件由政治、新聞自由論之爭,進一步升到外交層面的角力。加上近期美國對華政策轉趨強硬,亦未免令人擔心這會否波及香港的各個層面,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政治、經濟丕變。

香港建制派總是把簡單事情看得太複雜,複雜事情就倒轉看得太簡單。他們以為香港民族黨具有龐大政治勢力支持,是錯覺,也是幻覺;以為趕走馬凱只是小事,也是誤國誤民的誤判。

陳浩天本身在國際媒體就是一個 Nobody,根本沒人知道他是誰,他連投機分子的角色本份也未做好,一直只以聲明代替行動,在舒適區玩自己的小圈子遊戲。假如沒有政府的高調打壓,民族黨、陳浩天也上不了枱面,無法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

可是,馬凱本身不只是一名記者,更是香港外國記者會的代理主席,亦是英國重要媒體的員工,事情又怎會只是趕走一名記者那麼簡單呢?

時值中美貿易戰上升到新冷戰層次,香港政府若為香港人好,為國家好,就應該盡量保持克制、中立,在政治敏感議題上避重就輕,盡量淡化影響,而不是每次都製造理由令香港成為國際焦點,否則等於跟外國說一國兩制的執行原來暗藏不少問題。

這次連一向低調、立場保守的美國商會也發聲明,我們就知道今次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不過這些建制派一於少理,繼續以民族主義思考,緊跟北京論調,將香港利益置之不理。

對香港、中國最有利的,就是香港繼續保持中立,讓世界繼續透過香港這個大門、中間點來做生意,讓香港成為中美歐之間的交匯點。若連最實用的功能也喪失,世界還有誰會珍重香港呢?所謂的國際金融中心,只要沒了「國際」兩字,就甚麼都不是了。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