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經濟學家的大佬文化》

史丹福大學教授保羅羅默,是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兩名得獎者之一。我不學無術,自然不知道這位大學者研究的是啥。不過,事有湊巧,曾經拜讀過他的一篇文章,叫做「宏觀經濟學的問題」(The Trouble of Macroeconomics)。在文章中,他認為宏觀經濟學的發展停滯不前,水平比起三十年前還不如。

作為一個經濟學門外漢,我很驚訝地發現這位經濟學家,大事鞭撻自己的同行,指大部份宏觀經濟模型都脫離現實,極多經濟學理論的假設都非常離地,而越是重要的理論,其假設也越離地。

這就造成了,大部份宏觀經濟學家都在追求其理論的學術性、純潔性,卻不在乎其與現實世界的關係。羅默進一步指出,如果在中學的經濟科考試運用這些理論,肯定會不及格。更糟糕的是,宏觀經濟學家們對此是視若無睹,反而樂此不疲地在理論中加入更多純粹是出於幻想的變數。

羅默把這稱為「後真相經濟學」和「理論墮落的時代」,但墮落的理論,不代表是簡單的理論,相反,你要看起來夠複雜才專業。羅默認為,經濟理論中繁複的數學,很多時只是為了掩飾不合理的假設。大部份人都不想出醜而「不懂裝懂」。

經濟學界中「大佬文化」風氣日盛,年青的經濟學家對 Old Sea Food 不敢吭聲,明知理論有問題也是唯唯諾諾,以免被老行尊打壓上位無望。畢竟搞學術也是要吃飯,在學術期刊發表文章、升職、終身聘用合約才是硬道理。「搵食啫!犯法呀?我想架?」

不用說,羅默在發表這篇文章後,受到了業界猛烈的批評。賊佬當然不喜歡人叫救命。我不懂得宏觀經濟學,但我認為,經濟也者,經國濟世之道也。如果經濟學理論不能預測經濟周期或者發展,而是單純的學術理論,那和不能預測天氣的天文台一樣,其實就是沒用的東西。天文台不準確,打風會打死人;經濟學理論,會影響很多政府的貨幣和財政政策,歷史告訴我們,這些政策犯錯,也是可以死幾千萬人的。

如果要說得實在一點,可以看看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的意見。他認為,歷史上大部份的經濟困難和經濟收縮都是由負債所造成,但大部份的宏觀經濟模型仍然不把負債列為考慮的因素,簡直是令人震驚。有關的論述,可以參考他名為「經濟學家為什麼錯得如此離譜」(How did Economists get it so wrong?)一文。

凱恩斯亦曾經指出,經濟學絕不容許閉門造車,它是在懷疑、批評、爭論中成長起來的科學。然而現時主流經濟學,正慢慢變得越來越像一個私人俱樂部。

當然,「一個好的經濟學家,就是能夠清楚解釋,為什麼他的預測全部錯誤!」,Sorry 我忘記了這句說話的出處了,好像也是一個經濟學家說的。

  • 高達, 肉食界識途老馬, 人生格言: 「波馬照我茶煙飯, 一隻靚股養全家; 平生愛讀遊俠傳, 到死盡識綺蘿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