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愛杯中物的人》

凡事總有個開始。

每個愛喝的人,都有個故事。

如何開始喝第一口。如何開始停不了。

在那裡斷片,記不起。

宿醉難醒,忘不了。

有人飲酒為開心:一班朋友,暢聚暢談;同事客戶,打好關係;對著愛人,甜言蜜語,增添情趣。

有人飲酒為消愁:職場愛情失意,月下獨酌;親友離去,醉解思愁;遊子未還,異鄉迷失… 酒入愁腸愁更愁。

有人飲酒為入睡:儘管試過呼吸法、運動、聽經祈禱、安眠藥、血清素,到最後,只能醉到黎明後。

有人飲酒為減壓:事不可對人言,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自飲自泣。

古往今來,詠酒的詩詞歌賦多,大家都會唱吟多少。

酒的種類、環境氣氛、送酒美食等,都令人神往。

吃著小吃、Cold Cut、打邊爐、月餅、鵝肝都好,喝著啤酒、紅酒白酒、烈酒、清酒都好,一個人、一對人、一班人喝都好,酒過三巡,都不期然,分不清是酒醉還是睏倦?

醉後景像,是現實還是夢景?

醒來後,睡不夠,還是未酒醒?

也許,都不重要,從來人生,真假夢幻,都過眼雲煙,喝過醉過,一晚就這樣過,一世就這樣過。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