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最低工資,蒸發工作崗位》

香港最低工資將會由現時的 34.5 元增加 3 元至 37.5 元,增幅 8.7%。勞工團體當然走出來說成功爭取改善打工仔工資,但實際上,最低工資不斷增加,正默默讓基層工作崗位消失,由香港以外地區提供服務或者以科技取代人力。

筆者記得在香港仍在討論應否實施最低工資的時候,剛好和獅子山學會時任行政總監王弼一起到澳洲悉尼參加自由經濟國際研討會,在會議結束的晚上,我們走到悉尼街頭的超級市場購物,看見一台台自助收費櫃員機,我們都笑說這將會在香港發生。時至今日,每當有大型超級市場裝修或搬遷,都會將收費員的崗位轉作為自助形式,總計省減的人力不計其數。

還有大型連鎖餐廳都將售票員轉為機器,有美式連鎖快餐店更加用十分方便的智能手機程式下單,連餐廳售票的位置也省下來。壽司店就更加將送餐員取代為路軌,直接送到餐桌上。這些例子都是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能夠輕易察覺到的轉變,誰也不能否定,最低工資的增加正在促使更多以科技取代人力的事實。

有一些位置可能日常生活比較難以察覺,例如航空公司會將飛機飛到廈門進行清潔維修,減少在香港聘請的人員。銀行和電訊公司客戶服務部轉移到菲律賓或中國內地城市,將整個香港的客戶服務部也取消。還有資訊科技後勤部門外判到印度和中東,連稍為高端的工作崗位也蒸發掉。

當然有人會認為,科技取代人力是無法改變的趨勢,無論有沒有最低工資或者工時規管這類增加勞動力成本的強制措施,低技術工人都必然面對困境,但實際上,營運模式轉變並非易事,原有舊模式要不是「迫到埋身」,往往都傾向繼續運作,香港貨櫃碼頭在工運前並未大規模機械化,就是例證。

現時香港經濟環境未算差劣,基層失業狀況不差,但當經濟逆轉,基層往往首當其衝落入失業大軍。科網巨擘亞馬遜(Amazon)上星期宣佈,美國員工的最低工資增至每小時 15 美元(約 117 港元),可是該公司以機械取代人力著稱,無論生產、物流還是銷售,都以機械和人工智能先行,印刷書本按單自動製作,開發無人機送貨到家居門庭,人工智能客服跟進。最低工資再高也不過是美麗粉飾。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