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遊艇會收回泊位法理俱在,不是迫遷》

早前,愉景灣遊艇會宣佈,將全數 200 個泊位在今年底租用合約期滿時收回,以進行大型維修工程。很多以遊艇為家、並一直在遊艇會停泊多時的「艇戶」表示反對,認為遊艇會「無理迫遷」,要求遊艇會放棄「迫遷」的決定,或者給予賠償。

這些「艇戶」一直租用的泊位,本身業權屬於遊艇會,而租用合約也好,又或者遊艇會的債券也好(只有債券持有人才可租用泊位),均早已清楚列明遊艇會有權在限期過後收回泊位。遊艇會今次收回泊位,也只是為設施進行徹底的維修翻新,令使用者日後可以安全地、合適地使用,法理上並無不妥。

此外,這些「艇戶」本身早已違反香港法律,沒有任何強烈的合理理由要求遊艇會取消遷出安排。

 

「艇戶」早已違法,只是政府「寬容」

按照現行的《商船條例》規定,除非獲得海事處發出的牌照,否則不能以船隻作為居所。至於因航行需要而短暫在船上居住,則不屬違法。因此,現時一眾在遊艇會泊位上、以遊艇作為長期居所的「艇戶」,本身已屬違法,不具理由要求遊艇會繼續租出泊位予他們。

與此同時,海事處一直對於長期以遊艇為住所的人士,未有採取任何執法行動,本身也屬疏忽職守。幸好一直以來,所有人都相安無事,因此沒有人就此問題怪責海事處執法不力。若非今次遊艇會要求租用泊位者離場,社會上可能不會留意此情況。

事到如今,違法以遊艇作住所的情況,已因愉景灣遊艇會泊位臨時關閉事件而曝光,海事處應開始執法行動,以免外界以為這些「艇戶」是被遊艇會無理「迫遷」而產生對所謂「弱者」的同情心。

 

遊艇會處理,合法合理

愉景灣遊艇會成立之初,為了籌集資金進行建設,曾發行無息債券,並規定只有債券持有人始能租用泊位。十年前,會方為了日後發展,將原本無年期的不同面值債券,全數統一限期為 2018 年 12 月 31 日。即是說,會方十年前已更改債券條款,債券持有人沒理由說不知道,以為是永久的。

此外,遊艇會的租用泊位合約,清楚列明會方有權收回泊位,而今次收回泊位,並非將遊艇會現有用地轉為其他用途,而是為設施進行大型維修工程,由於所需時間很長,規模龐大,所以需要使用者遷出,會方一直表明,待維修工程完成重開泊位時,仍會出租泊位予會員。

不過,贖回遊艇會債券後,所有合約關係也同時完結。日後維修工程完成後,現有會員可以提出申請再次成為會員,但會方沒有責任作承諾讓受影響的現有會員可以全部重返會所泊位。因此,現有「艇戶」要求承諾日後可以搬回遊艇會的要求,不算合理;遊艇會的做法,則法理俱備。

遊艇會的做法,固然合法合理,不過,如果會方能進一步向受影響人士解釋合約條文,同時在遷出限期方面作出少許改動,方便受影響人士尋找其他遊艇會泊位或其他住所,那麼事件就可以更完滿地解決。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