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顏色不一樣,代理就不一樣》

花蓮縣長傅崐萁因案,經終審確定被關八個月,因此被迫停職。民進黨派出「卡管」會議中主力大將,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代理花蓮縣長。筆者一而再、再而三質疑民進黨的雙重標準,連代理縣市長的方式也是雙重標準,前後不一。

首先,花蓮縣近十五年來已經出現兩次由中央派任的代理縣長,而且還是民進黨政府派遣自己的親屬人馬出任。2001 年花蓮縣長選舉,國民黨、民進黨以及親民黨三黨競選,國民黨客籍的張福興以一萬多票之差擊敗民進黨的游盈隆當選,張福興卻在 2003 年病逝,由於任期未過一半,需要補選。按以往的慣例,多數都是以副縣長或縣府人員代理縣長,但當時民進黨政府就派出台灣省政府主席范光群代理縣長。

當時國民黨派遣前行政院秘書長,閩籍的謝深山參與補選。張福興的妻子在民進黨策動下,打算參與補選,但最後一刻宣佈不選。民進黨最後徵召游盈隆再次參選。游盈隆分別於 1997、2001、2003 年參選縣長、1998 年參選花蓮區域立委,三次都輸給國民黨。

到了 2009 年,謝深山兩屆任期屆滿。民進黨支持副縣長張志明參選。在親民黨與國民黨籍之間來來去去的立委傅崐萁退出國民黨,結果國民黨縣長初選由縣府參議杜麗華勝出。最後,傅崐萁以大比數勝出選舉,2014 年得以連任。

2016 年,國民黨提名傅的妻子徐榛蔚以政治組名義出任不分區立委,約定於今年大選推舉她出征花蓮縣長選舉。結果 2018 年傅崐萁入獄,整個選情出現變數。

現在的蔡碧仲,原本是檢察官出身,曾任張花冠的代表律師。蔡碧仲亦在教育部的「拔管」會議中,大力主張攻擊管中閩的「獨董問題」,而在立法院中,因「管案」被圍攻時亦曾講過,「吳茂昆違法不代表管中閔同樣可以違法」。後來吳茂昆的確違反的申報制度,結果避無可避最後下台。

蔡碧仲以一個檢察官的身份破天荒出任花蓮代理縣長,他會有甚麼作為呢?結果他第一道人事命令,就是任命民進黨立委蕭美琴的辦公室執行長陳志強為民政處長。這明顯有很重的幫派色彩,蔡碧仲極其量只是代理到 12 月,明顯是在花蓮縣府安插人馬意圖影響選舉。其後蕭美琴的人馬亦有進入花蓮縣府。蔡碧仲的企圖心強烈,例如傅崐萁規定縣府內定期舉行升國旗儀式,蔡碧仲隨便找個理由就停掉。

其實從花蓮縣兩次代理事件中可以看出,民進黨對於自黨執政及他黨執政的縣市,對待方法不同,例如這一兩年來,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北上出任高官,民進黨政府也是任命其市府團隊出任代理市長,宜蘭縣長林聰賢出任農委會主委,也由其縣府團隊的人代理,後來為了選舉救亡,才換成陳金德。我們再數遠一點,2004 年台南縣長陳唐山出任外交部長,屏東縣長蘇嘉全出任內政部長,台北縣長蘇貞昌出任總統府秘書長,2005 年謝長廷出任行政院長,也是由其政府團隊或屬意的人出任。2000 年挺扁的嘉義市長張博雅出任內政部長,扁政府也是任由張博雅指定屬意人選出任代理市長。

反觀民進黨對待藍營,2004 年雲林縣長張榮味因案入獄,當時扁政府是派李進勇(正是 2018 年爭取雲林縣長連任那位白頭縣長)出任代理縣長。用香港的說話,民進黨政府「有權就會用到盡」。既然中央政府可以指派人員代理地方政府,當然安插自己的人員落去吧,既可以中斷國民黨利用地方政府資源,亦可以暗助民進黨的地方選舉候選人。

當然,傅崐萁的確有利用花蓮縣府的資源為自己妻子徐榛蔚造勢,例如縣府所派的米,米包上印有傅崐萁與徐榛蔚照片,蔡碧仲上任後就中止這個行為。但是蔡碧仲把蕭美琴的人馬引入縣府,明顯是把花蓮縣府變成蕭美琴的競選指揮中心,哪來行政中立、看守政府可言呢?蕭美琴自己都在 Facebook 中說,就算任期只有三個月,都希望有所作為。

現在是,民進黨政府強行改變了花蓮人民四年前的選擇,這豈不是「反民主」的事嗎?對於民進黨政府而言,(政黨)顏色不一樣,代理(縣長人選)就不一樣。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