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陳其邁,高雄市民沒有欠了你》

自從韓國瑜旋風捲起了以後,陳其邁捱打,所以被迫「跟風」。對手打經濟牌,就跟風稱「經濟市長」;對手打在外遊子,就邀請遊子拍片。終於他也被迫提出「高雄人沒有欠任何政黨,但是國民黨虧欠高雄人… 」。不過筆者不禁要講,其邁,高雄市民沒有欠了你,欠了你的其實是花媽陳菊。

韓國瑜以小市民的語言,刺中了民進黨在大高雄執政二十年的痛處,他曾經講過,「高雄人現在已經不欠民進黨!」,因為高雄人給了民進黨二十年的機會,但民進黨執政之下經濟不佳,人口外流嚴重,實證是大高雄市因應人口減少,來屆立法院選舉高雄地區減少一席。

韓國瑜的說話講得沒錯,民進黨執政二十年的,只是原高雄市加「大高雄市」;原高雄縣從 1985 年起,由黑派的余陳月瑛當了兩屆縣長(民進黨建黨後入黨),其子余政憲也當了兩屆縣長,一共四屆,十六年,然後楊秋興再執政九年,合共二十五年,加上大高雄市,就已三十三年了。

陳其邁指「國民黨欠了高雄」,其實是跟風兼還撃。的確,國民黨這二十年來欠了高雄:自吳敦義落選以來,欠了當高雄市長的機會來給高雄市民服務的債。不過韓國瑜亦可以說,「請大家給我韓國瑜一個機會,來償還這二十年來國民黨未能有機會為高雄市民服務的債」。

對於韓國瑜主打民進黨在高雄市長期執政的包袱,民進黨則主打韓國瑜「唱衰高雄」,甚至民進黨籍的市議會副議長以招牌廣告大罵韓國瑜,變相為韓國瑜宣傳。其實「唱衰 XX」在民主社會中,是雙面刃,因為在野黨唱衰執政黨是常態,當在野黨執政了,當然要被新的在野黨唱衰,而民進黨在政績不佳的情況下,只會催眠支持者自我感覺良好,什麼事都是在野黨唱衰,搞衰的。但問題是,只准民進黨唱衰國民黨,不准國民黨唱衰民進黨嗎?

筆者曾經講過,原本 2005 年謝長廷北上組閣,是指名陳其邁出任代市長的,希望陳其邁在代理市長任內做好準備,一年多後參選,但是高捷弊案的爆發,先由外勞暴動,再延伸波及陳其邁的父親陳哲男,所以一開始陳菊與陳其邁互相角力,最後雙雙被迫下台。

理論上,以當時的低氣壓,陳其邁因為父親是主角,已參選無望。陳菊作為勞委會主委,對高捷外勞的待遇太差,缺乏監督,亦有責任,最後卻由她勝出黨內初選,所以她在黃俊英的進迫下選得太辛苦。選前一晚,當造勢晚會結束後,陳菊陣營用一句假的「走路工抓到了」以及一些假的影像資料,令整個選情逆轉贏一千多票。高雄市民對於陳菊用如此污穢不堪的手段擊敗了黃俊英一事,心中非常雪亮,在 2008 年總統大選,高雄市民給了黃俊英公道,使國民黨的得票領先於民進黨,令陳菊灰頭土臉。

筆者覺得,當年的代市長陳其邁與勞委會主委陳菊,就已經為了未來的高雄市長選戰有所角力,高捷弊案的爆發將此激化而雙雙下台,但陳菊不想陳其邁當高雄市長,因為她後來培養了自己的副市長劉世芳,去高雄市唯一的藍營立委選區參選,用盡市府資源兼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使劉成功當選立委。明眼人也看出,陳菊是希望劉世芳能接棒高雄市長。

劉世芳的確想出戰高雄市長,於是學一些綠營立委般,上藍營的政論節目。筆者有看過這些節目,不過劉世芳的形象不突出,講話都是木口木面而且一本正經,形象不討好。所以在初選中,陳其邁在黨內民調一直持續領先,劉世芳的民調「幾乎在隊尾」,大幅落後而無法追上陳其邁。花媽為了要拉抬劉世芳,於是出了「花媽心底話」一書大爆當年內幕,使人們有一種感覺,就是花媽要告訴黨內各派系,「高雄的事就要聽我的,我要劉世芳上就是劉世芳上」,但未幾,黨內外壓力排山倒海壓在劉世芳身上,最後被迫退選。

老實說,花媽不認為陳其邁是適合的接棒人選,公開支持陳其邁是為了尊重民進黨初選結果而已,初選恩怨令陳其邁的大選民調無法拉上來,而陳菊當年用盡一切方法當選高雄市長,甚至為了大高雄市長初選,連昔日的戰友楊秋興也弄到反目成仇,更何況陳其邁在 2005 年是陳菊的角力對手?陳其邁能夠出線是因為他自己的努力,而不是你陳菊的功勞。

不過,陳其邁還是要講「用選票來支持民進黨執政,用選票來肯定花媽的政績」。其實陳其邁到現在只是靠黨而非靠人,他不能夠否定過去的仇人,只能把她放到高高的神枱上。欠了陳其邁十二年市長夢的是誰?是花媽陳菊。當初要阻止陳其邁初選勝出的是誰,亦是花媽陳菊。

也還是回到標題那一句,其邁,高雄市民沒有欠了你,欠了你的是卡位爽當高雄市長的陳菊。陳菊這十二年爽夠了,就帶著市府團隊高升爽賺肥缺當大官,而你陳其邁,就承擔著陳菊爽夠的爛攤子。就算當選了,也還要用盡心力為陳菊擦屁股吧。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