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泛民出醜事件簿》

一直以來,政府和建制派都是被仇視和取笑的對象。傳媒大合奏下,更顯得他們庸碌無能。朋友間談起本地政治,多以恥笑一眾政府高官和建制派議員為樂。但凡有重大政治風波,在大眾眼中,泛民議員都是智仁勇兼備,力抗港府暴政;建制派則就算不是窮凶極惡的大壞蛋,也是庸庸碌碌的蠢貨。

可是,一場本地政治風波的激情過後,大家回歸現實,泛民議員似乎已從道德高地跌回凡間,且頻頻出洋相,弄出不少「小學雞」式的大笑話。市民才驀然醒悟,原來除了建制派「白痴」之外,泛民一樣是無能之極。近來,泛民議員做過的醜事實在太多太零碎,不能盡錄,只好隨便舉一些例子:

一、六名泛民議員被 DQ

本屆立法會,由梁游牽頭宣誓「加料」,即弄了一場大鬧劇出來。兩位年輕議員,完全沒有為香港市民爭取過什麼,亦拖延不了什麼政策。只搞了幾場無聊的「表演」,結果被人 DQ,一出場便連「遊戲資格」也失掉,明顯是失敗者。另外,尚有四名議員跟著他們宣誓「加料」,亦一起被 DQ 了。這些泛民議員不熟例,技不如人,浪費了支持者的心血,還有什麼好說呢?

二、林子健「魚柳包事件」

林子健涉嫌炮製了一個「強力部門擄人事件」出來,似乎是看準香港人「恐共」的心理,卻眼高手低,更是「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破天荒透露自己給人用「釘書機」折磨,且居然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天眼」,中場大搖大擺的走去吃了兩個魚柳包,還一本正經的到警局報案,結果「斷正」被捕。這一件事的笑點,不只在林子健本人身上,一眾民主黨元老,如李大狀等都出面力撐,大開「記招」;林子健給人拆穿後,元老們都臉懵懵的威信盡失,連傳媒的質詢也不敢回應;這個「敗走麥城」的場景,才是整齣鬧劇的高潮所在。

三、戴耀廷「鼓吹港獨事件」

戴教授不甘寂莫,鑽香港法律空子,跑去跟反共團體道出自己的「港獨願景」。回港後又矢口否認自己贊成「港獨」,大玩文字遊戲,這又是其一貫典型「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德性。又想做甘地,又不肯受甘地受過的苦,連風險也不願承擔,只懂安在家中,於 Facebook 裡不停上載馬丁路德金、曼德拉和甘地的金句,終日自我陶醉。笑問曼德拉會發起一場運動後,卻虎頭蛇尾,不理會學生信徒的死活,無聲無色的回校繼續教書「搵食」嗎?馬丁路德金不僅慷慨入獄,還號召大眾一起填滿監倉;戴耀庭卻出爾反爾的要打官司,死也不肯坐監。甘地的公民不合作運動,為理念過著「苦行憎」式的克己生活,包括素食,獨身,默想,禁慾等等;笑問戴教授能做多少項?「鼓吹港獨事件」中最惹笑的部份,其實是坊間對他的冷淡。鬧了好幾天,居然也做不到什麼勢頭,連去年校園「壁報板事件」也不如。似乎隨便找一個大學生出來爆幾句「粗口」,更能引起大眾的關注。

四、泛民議員齊僭建

鄭司長僭建理虧?林鄭用人唯親?經報章披露,原來多位泛民中人都一直有僭建。毛孟靜將車位僭建成住宅,多年沒有處理。陳偉業非法霸佔屋前二千呎官地作「私家花園」。梁耀忠於天台單位非法搭建巨型簷篷。何俊仁在天后廟道飛龍台寓所露台僭建。李卓人的香港職工會聯盟總辦事處天台加建鐵皮屋等等。其身不正,還有什麼好說?

五、許智峯搶女 EO 手機

許智峯強搶 EO 手機,有閉路電視為證,不知何故,竟拿著人家的手機躲進廁所十分鐘。其後的所謂道歉聲明,居然有七、八成的篇幅用來指責 EO 是「狗仔隊」。一眾立法會大帝懶開會,政府派了 EO 出來點點人數,確保大家出席。在公開場合點算也好,記錄也好,就算拍照也罷,算是什麼私隱?能影響什麼立法會獨立運作?你搶人東西,侵犯人家的私隱,還說人家侵犯你?相比一眾泛民前輩,掟玻璃杯也好,搶文件也罷,甚至乎與保安碰撞,就算是手段卑鄙也不失霸氣,怎會像許智峯那麼低能、下流和猥瑣?一個大男人,跑去搶一位女士的手機,還躲進男廁十分鐘?你到底拿著人家的電話在廁所裡做了什麼?

醜出於仁勝於仁

當年,你以為「AV 仁」已是超級大笑話嗎?泛民的醜態卻越來越多,事情更是越來越稀奇古怪。莫說是什麼樹大有枯枝,「釘書林」算是李大狀的人馬;「峯峯」更是肥佬黎力撐的。戴耀廷的定位則算是「泛民甘地」。梁游議員本來是激進派的「明日之星」。

他們的鬧劇太離譜,甚至連累了泛民友好的記者,你要人家怎樣下筆支持你?扮甘地卻不肯去絕食也算了,但你可以先減點磅嗎?「肥甘地」是很難有說服力的。這麼難得選入立法會了,為何不看熟規矩條例?你玩 online game 也會看攻略罷?攻擊人家僭建前,可否先清理一下自己的房舍?做戲也要做全套呀!苦肉計何必用釘書機?肚餓想吃魚柳包,你不懂叫「麥麥送」嗎?你要鬧事,有這麼多東西好玩,為何走去搶女兒家的手機?這樣荒唐可笑,記者朋友又如何替你們解話呢?

值得注意的是,其實近一、兩年以來,市民對本港政治議題漸趨冷淡。除了泛民的死忠派外,身邊的親朋戚友已鮮有提及這些政壇瑣事。據筆者觀察所見,不少泛民支持者,當然繼續仇視建制派,但對泛民的表現,都是搖頭嘆息。他們臉上掛著一副什麼表情呢?大概就如散戶高追了一隻暴跌的股票般,又不忍服輸止蝕,但又非常「肉痛」。這種信錯人、落錯注的神情,是非常普遍的。

總的來說,泛民有制衡政府的作用,市民需要你們,中央更需要你們。國內外的投資者亦需要你們。何必再去搞這些沒有結果的意識形態之爭?真正的掌握民意,紮紮實實的做好監察政府的工作,並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才是你們工作的價值所在。

  • 寒柏, 從事金融, 自由撰稿, 醉心武俠小說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