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化身「女戰狼」,記者還是示威者?》

傳統的新聞理論認為,記者是事實的陳述者與報導者,不應該是事件的直接參與者,但中央電視台駐倫敦記者孔琳琳顯然不認同這一套專業主義,在英倫化身「女戰狼」,挺身而鬥,「掌摑港獨」,由此成為爭議人物,甚至又鬧出一場外交風波。

在英國保守黨年會期間,由保守黨人權委員會與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聯合舉辦了「香港自由、法治、自治受損」研討會,邀請李柱銘、戴耀廷、羅冠聰等香港民運人士參加。這場研討會被中方標籤為港獨。現場採訪的孔琳琳目睹老中青三代「群魔亂舞」,怒從中來,在會議尾聲打斷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致辭,痛斥「你撒謊!你反華!」、「其他人都是漢奸」;繼而被請離場時,她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繼續大叫,與香港籍的義工發生語言衝突,並且「該出手時就出手」,結果被警方帶走。

事件引發外交風波。中國駐英大使館及央視先後發表聲明,一致將矛頭指向主辦單位,聲稱孔琳琳遭到「百般阻撓」,不但指責主辦單位「舉止失當」、「荒唐」,更要求道歉並保障權益。據稱「在我駐英使館的嚴正交涉和輿論壓力下」,孔琳琳獲釋。

這是繼「中國遊客瑞典受辱」之後,又發生的一場外交風波。雖然暫時已經平息,但餘波未了,亦引發究竟記者應該扮演什麼角色的爭議。

傳統的新聞專業認為,記者應該保持客觀中立,盡量避免成為新聞人物,但央視姓黨,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孔琳琳認為自己在大是大非面前敢於亮劍,完全政治正確。一周之前,她還在微博為曾姓遊客在瑞典的遭遇打抱不平,大罵不挺曾家的中國民眾是「慕洋犬」,認為媒體人應該「有點中國人良心」,不要傳播新童話:「西方人都是對的、中國人都是錯的」。

因此,事件發生之後,中國駐英大使館要為她背書:「在一個標榜言論自由的國家中,一名中國記者在問問題和表達意見時居然受到了阻止和侵犯,實在令人不解」。內地輿論大力支持,其中有文章稱讚孔琳琳「很給力,身在英國直接掌摑港獨份子」,「應該為她在異國他鄉維護國家利益的行為點讚」。

但大使館淡化了孔琳琳「出手」的細節,而且會議尚未進行到提問環節,身為記者打斷主持人致辭,是否合適?每個人都有政治立場,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身為新聞工作者當然不可能完全中立,但即使在提問的時候,也應該保持禮貌和風度,而不是大喊大叫。

在中國外交部的記者會上,也經常出現外交部發言人和西方記者唇槍舌戰的畫面,這也是不同價值觀、不同政治立場的呈現。記者提問也許咄咄逼人,毫不客氣,但不會也不應該一上來就咆哮,變相示威。

新聞無國界,新聞工作者有祖國。作為黨的喉舌,作為駐外記者,孔女士維護國家利益天經地義,不必追隨西方的專業主義新聞觀,但無論如何,必須講究方式方法,不能混淆「記者」與「示威者」的角色,貽笑大方。

如果說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在遊客風波之中,是頻頻亮劍,中國駐英大使館則似乎是被動式的,不得不為央視女記者背書。官方新華社對這場風波迄今仍然保持緘默,亦可圈可點,是否有所保留?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