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土地辯論騷草草落幕,林鄭大導演應記一過》

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負責的五個月「土地大辯論」在 9 月 26 日完結,對比諮詢前的連番準備工作、諮詢中期大量的公眾參與的活動,大辯論到了最後階段似乎只餘「走過場」的樣子,政黨趕尾班車交建議書,諮詢期完結前夕是中秋佳節,又有取締民族黨的新聞蓋過。傳媒這幾天對土地大辯論的報道不多,一場大騷就這樣無聲無息結束。

事實上,當林鄭在 7 月 1 日向傳媒放風、表達個人傾向後,諮詢已漸漸走向歧路,及至土地供應小組要在諮詢完結前向林鄭特首提交「中期報告」以趕製施政報告,外界都肯定嗅到大局已定的味道。諮詢騷無以為繼,林鄭這位大導演應負上很大責任。

 

鄉議局倡公私營合作發展祖堂地

林鄭將於 10 月 10 日在立法會發表新一份施政報告,到了這個時候,政策方向早已有決定,文稿也寫得八八九九了。林鄭在施政報告中肯定會談及土地供應方略,其中,具爭議但能提供大面積土地的填海、棕地發展及公私營合作發展農地,估計也會著墨。值得留意的是,鄉議局在諮詢期結束時提交意見書,建議公私營合作發展原居民的祖堂地,並動員一些支持者及黨派附和(例如新民黨),成為發展新界土地的新選項。按新民黨建議書的數字,新界村地及祖堂地合共約 4,000 公頃,比諮詢文件估計「大型發展商合共擁有不少於 1,000 公頃的新界農地」還要多出四倍!

筆者評估,鄉議局與政府事前早已摸底。新界祖堂地佔地多但零散,而且以業權複雜見稱,如果全無把握發展,鄉議局斷不會有此大動作。如果成事,鄉議局可藉此轉移視線,紓解社會要取消丁權及收回丁屋地的部分怨氣。

 

大辯論未凝聚共識,團體各說各話

回顧整場諮詢,的確有大批關注土地發展的團體及人士參與,例如立法會舉辦的公聽會就要加場,讓逾二百名公眾人士表達意見,但由五個月前至今,辯論似乎無達到「凝聚共識」之目標,而只是不同團體各說各話,好像本土研究社及土地公義聯合陣線要求收回粉嶺高球場,高球會代表就動員大批人士到立法會撐保留高球場,團結香港基金、新民黨、多個專業學會及黎廣德等人,都提交了不同的填海方案,但環保團體企硬反對填海…  這些例子反映,大辯論沒有讓真理越辯越明,沒有讓哪個方案取得較大社會共識,大抵只是鞏固了不同倡議群體的政策論述,各自鍛練了動員群眾的能力。

最頭痛的莫過於專責小組本身及負責整理分析的學者。諮詢共收集超過 65,000 份書面意見、約 28,000 份網上及實體問卷及約 3,000 個電話訪問。可以想像「主流意見」是空中樓閣,小組如何交出一份有見地、公眾又認同的報告呢?

 

土供組退場,who cares?

不過,土地大辯論的最終報告要到今年底才完成,屆時早已人走茶涼,政策也許都上馬了,誰還會在意小組與學者辛勞整理的民意結果呢?筆者實在替黃遠輝不值,在不同場合見到他,他總是耐心解釋、回應質疑,巡迴展、地區諮詢、公眾論壇、落區考察、傳媒訪問例必躬親,過去五個月未嘗休息。如今外界均指他做了「周永新二號」(雖然他不認同),林鄭心裡早有了決定,他又何苦白折騰呢?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