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嬰兒潮一代,繼續殺子》

學校飯盒質素之差,家長卻鮮有理會(還是理不到?),然後又有人說,家長工作忙呀、要追劇呀,心神怎能放在太多地方?外判了午飯時間給學校,就由學校打理吧,然後再有人說,「依家啲後生唔捱得,想當年(下省 2046)…」

成日講「依家啲後生乜乜乜」的,又何只講飯盒問題?

對,又是這句,「依家啲後生」。踩後生、一蟹不如一蟹之說,何止近年才說呢。但大家不妨想一想,下一代是上一代教出來的,但上一代只想到下一代有多不濟。

鬧這句鬧得最多的,以年齡層來計,正正是香港人口比例最高、控制香港政經命脈的嬰兒潮一代。

無論是大白象工程、港鐵巴士加價、領匯多麼無恥、保皇黨壟斷、還是中美貿易戰等等,每到中秋新年,結論都是:「共產黨進步中,真打貪。」

他們何以得出這結論?父母為逃避共產黨來香港,把他們生下來;然後他們享受一大段英殖時期的和平,長期圈養之下,民主同資本主義的優點都學不了,他們不需要具有戰略思維,一班人到了中年,身邊叻人早就移民,自己卻能夠吃著冷戰後的東西方夾縫中的貿易好處,步步高昇,過著幸福快樂被圈養的生活。

這班人,嬰兒潮世代,去到 1961 就開始減少,民主回歸或深藍,都以此一代為骨幹:政治冷漠、無知、天真、幼稚,令香港淪陷。現在,他們還佔據著各領域的高層位置,還久不退休。

所謂離地港豬,就是這樣煉成的。

1997 移交(而不是回歸)後,出現極多問題:政府無能、官商勾結、財伐壟斷。後生的起來抗爭,但那些享受慣和平的無恥中年人,不理因果,就說年輕人搞事、搞亂、「唔好阻人返工」。

仿彿,香港要運作,要這班嬰兒潮的人繼續享樂,下層的年輕人就一定要好好工作,為他們服務,至死方休。

殺子至此,抵香港沉淪。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