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香港民族黨被冚檔,who’s next?》

港府史無前例引用《社團條例》定性香港民族黨為非法組織,禁止其繼續運作。論者批評損害言論及結社自由,我們更應該問的是 what’s next?who’s next?

正如筆者兩個多月在本專欄所言,北京以至港府就半死不活的「一人黨」香港民族黨大動干戈,志在就民情、法律適用性方面,為廿三條立法試水溫,意圖「刀仔鋸大樹」。結果,民族黨正式「冚旗」,香港太陽照常升起,港人生活如常,始終同情或支持港獨者並非香港主流。至此,香港民族黨擔當試水溫的歷史任務已完成,當水溫如斯「怡人」,上位者的下一步棋更值得外界關注。

 

眾志高危,京官曾言明「自決即港獨」

出鞘的劍不會只見血一次,《社團條例》取締政治組織的先例既開,港獨或自決團體陸續橫死刀下只是時間問題。沙盤推演,一直以「自決」為綱的香港眾志隨時成為下個被取締對象。民族黨的「罪名」是推動港獨,而中央官員一早明言過鼓吹香港「自決」本質與「港獨」無異,同樣是不容逾越的紅線。

以此推斷,香港眾志逾越紅線,被取締也是遲早的事。再者,香港眾志同樣透過傳媒、參選,培養年青人,宣揚政治訊息,在社會的影響力也遠高於民族黨這個「一人黨」,更犯了中央最忌諱的「勾結外國勢力」。以黃之鋒為首的國際社會連結運動,一方面令眾志一隻腳踩在被取締的鋼線邊緣,另一方面卻又是眾志的最後保護罩,只觀乎上位者一念之差的決定:是否要撕破臉、拿下這位國際傳媒的寵兒。

 

大專院校自由風能吹多久?

若政府決意劍指消滅港獨,各大院校學生會同樣高危,院校代表在新生入學禮上發表同情或傾向港獨的言論,成為常態;大學也是港獨思潮最容易發酵、傳播的場地。今次以《社團條例》對民族黨動刀,會否成為日後挾制大學學生會的模式呢?雖說干預大學學生會運作、甚至取締學生組織,勢必落下干預院校自主的口實,但觀乎政府雷厲風行打港獨,他朝向大學學生組織動手,不會令人意外。

 

支聯會以「結束一黨專政」為綱領…

港獨、自決派以外,主流民主派會否同樣中箭,也值得關注。支聯會及傳統泛民一直以「結束一黨專政」為口號或工作綱領,早前已有建制派提出此綱領違反中國憲法。以此邏輯,高舉此口號隨時跌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可是,筆者認為用《社團條例》對付傳統泛民的可能性很低。民主派高舉這個口號接近三十年,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目標不是搞獨立,而是「建設民主中國」。而且,取締支聯會,等於取締歷年來數以十萬計市民參與過的六四晚會,牽連之廣、反彈之大將難以估計。更何況,中央治港從來毋須全盤消滅反對派,只要用紅線牽制反對陣營,便可達鞏固政權之效。

 

紅線隨時可移,起牽制反對派之效

國家安全從來是中央最重視的議題,紅線在哪裡、何時須移動,外人均是瞎子摸象,《社團條例》的刀鋒最終指向何處,只能自行揣摩。說到底,一條隨時可移動的紅線,本身就已經發揮著牽制反對派、阻止更多人提倡港獨或自決的功效,所謂寒蟬效應莫過於此。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