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澳府需盡快做好賭牌競投準備,莫拖到下屆》

澳門現有博彩專營權牌照,將由 2020 年中開始陸續屆滿。無論是專家學者抑或相關政策官員,都傾向重新競投賭牌。日前有澳門商人公開表示有意競投賭牌後,社會就開始關注特區政府對於賭牌重新競投方面的準備工作,但根據特首崔世安和現屆政府近十年的往績,人們不禁擔心今次賭牌競投,可能沒有上一次那般準備充足,不但會「臨急抱佛腳」,甚至可能會像巴士專營權合約一樣,因「時間緊迫、需時磋商」而要臨時延長批給合約,做成混亂。

因此,現屆政府必須在明年 12 月任期屆滿前,做好賭牌競投的準備工作,不能令下屆特首和政府「倉促上馬」,阻礙賭牌競投,損害社會大眾利益。

回顧當年特區政府首次賭牌競投。當年落實開放賭權前,時任特首何厚鏵和特區政府即使要處理治安、經濟等棘手問題,仍抽出時間為開放賭權做好準備功夫。首先就是制訂新的《娛樂場幸福博彩法律》,為博彩業發展奠下法律基礎;之後政府按照法律規定,開展競投賭牌程序,訂定投標資格、審批準則,然後歡迎澳門、香港和世界各地財團前來競投。

經過多年來的發展,澳門博彩業固然一日千里,但是博彩業本身以至澳門社會,在經濟高速發展期間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今次賭牌競投,焦點除了放在博彩稅收方面外,更重要的是如何令新的賭牌經營者在澳門產生大量收入之餘,同時推動旅遊業等多元發展,加強非博彩項目的元素,以及如何好好地利用博彩業的龐大收益造福澳門社會,令市民大眾都可以分享利益,並且盡量減少博彩業為社會帶來的負面因素。這需要政府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來進行諮詢、研究。

簡單來言,政府需要研究的項目如下:

  • 第一、在「以博彩旅遊業為龍頭,其他行業均衡發展」的大前提下,如何進一步利用博彩專營權,為澳門旅遊業引入多元化元素,加強非博彩項目,例如度假、會展,以發展會議旅遊、醫療旅遊,推動澳門經濟多元化,避免像現時一樣過度依賴博彩業。這需要特區政府盡快進行研究,並在法律上以至賭牌競投的要求方面,做足準備功夫。
  • 第二、博彩業固然為澳門政府帶來很可觀的財政收入,但是另一方面,澳門城市基建發展卻只差強人意,近兩年的兩次颱風,都將澳門基建落後的一面向外界表露無遺。如何善用博彩稅收,來完善城市基建發展,並做好日後新賭場酒店的交通配套,以至如何利用博彩稅收令澳門輕軌和其他公共交通服務得到持續、健康發展空間,都需要政府進行全面的研究。
  • 第三、澳門人口老化現象越來越嚴重,現時的澳門社會保障基金雖仍可運作,但是在長者開支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單靠現時賭牌規定的毛收入 1.5% 的撥款,是否足夠應付未來二十年基金運作所需?
  • 第四、澳門博彩業蓬勃的背後,帶來了一些社會問題,譬如病態賭徒、年青人賭博、博彩業從業員受不住金錢引誘而違法、以至賭場成為各地不法份子「洗黑錢」或內地資金外流的中心… 等等。如何在利用博彩業發展澳門的同時盡量減低對國家、對澳門的負面效果,令內地和澳門的居民不會因此而做出非法行為或損害自身和家庭,需要政府詳加考慮。
  • 第五、博彩業從業人員的生計和工作環境規管問題,譬如職業安全、颱風或惡劣天氣下賭場應否停業、如何避免從業人員沾染賭博不良惡習、又或者利用職權進行不法行為,都需要政府在法律上作出詳細規定。

因此,假如崔世安和特區政府仍想將博彩業問題以及其他對澳門影響至深的政策全部拖給下屆政府去處理,會為新一屆政府帶來太多的施政負擔,這會令新政府沒有足夠時間去妥善處理賭牌競投。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領導和政府應做之事。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