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和《治本打擊黃牛黨,應由科技和法例入手》

「睇騷」是港人熱門娛樂活動之一,每逢有歌星、藝人舉辦演唱會、棟篤笑,「撲飛」更是必不可少的場景。演唱會一票難求,門票變得有價有市,黃牛黨、排隊黨看準商機,原價數百元的門票竟可炒高十倍甚至百倍。早前更鬧出不愉快事件,有歌迷排隊購買劉德華演唱會門票時被疑似排隊黨斬傷。

事後主辦方取消排隊購票,全面改為網上購票。此舉本是善意,免卻歌迷連夜排隊之苦,但又為人詬病,指有利黃牛黨利用程式購票,變相加劇炒風。

黃牛黨似乎禁之不絕,該用甚麼方法保障一般市民「睇騷」權利?改變售票形式可算是一個治標的方式,世界各地均設立不同售票限制,打擊黃牛黨,例如內地、日本,常設實名制購票,黃牛黨即使成功搶購門票,亦難以轉手,可增加其轉售成本。早前久石讓音樂會的門票,便採用了實名登記打擊黃牛黨,成功購票的樂迷數量大增。

台灣則有部分售票網站在購票時加入少量有關歌星或藝人的問題以考核購票者;而韓國則規定,買家必須為歌迷會成員。這些做法較有創意,但其目的均為確保買家是真心期望入場觀賞表演者,堵截只為購票圖利的黃牛黨,亦增加他們破解的時間成本。

但若談及治本,則需要由法例層面入手。現時本港唯一一條針對黃牛黨的法例,是香港法例第 172 章《公眾娛樂場所條例》,最後修訂日期已是數十年前,更未有清楚列明康文署轄下場所(如紅磡體育館等)的表演是否受條例規管。所以黃牛黨現在屬於「無王管」的狀態,極少被檢控;而就算定罪,亦只會被罰款二千元。

針對炒黃牛行為的條例過時,刑罰阻嚇力極低,令黃牛黨炒賣門票幾乎不需要面對風險。故此,要打擊黃牛黨,政府應首先修例,清晰定義炒賣行為及加重刑罰,在警方加強執法配合下,相信能有效壓抑炒風。

同時,各個熱門表演場地的條例亦存在漏洞。翻查資料,原來紅磡體育館的租用條款只要求主辦方至少將 20% 門票作公開發售,變相大部份門票都作內部認購。這項限制過於寬鬆,除了令一般市民能夠購得的門票數量大減之外,部分黃牛黨更會收購內部認購門票,再轉手高價售出,亦即為黃牛黨提供穩定票源。

所以,若然修改相關租用條款,規定主辦方釋出更多門票公開發售,就可以增加票源,減少購票難度,令市民對黃牛門票的依賴下降。

「睇騷」本是開心事,但若每位歌迷、樂迷都為了一張門票而必須弄得焦頭爛額,未免過份殘酷;而黃牛黨無意欣賞表演,只為謀取暴利,亦實在是對表演者的不尊重。另外,康文署不妨多與業界的初創公司合作,研發和應用新的訂票應用程式,加入實名制,讓喜愛音樂、表演和追星的樂迷能夠公平地獲得門票。世界各地都為了打擊黃牛黨而付出相應的努力,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亦必須多花心思,確保優質的表演及觀賞體驗。

  • 梁和,美資金融公司資訊科技總監,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十年,遊走歐美、澳洲和東南亞為金融界客戶提供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