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國民黨在高雄、台中翻盤有望?》

台灣於 11 月舉行地方大選,媒體一直做民意調查,發現藍營在台中與高雄有後來居上之勢。以下將討論台中與高雄的民調走勢與選情。

民進黨在高雄執政已經二十年,今次在初選勝出、得到提名出戰的是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對陳其邁而言,他是遲了十二年出任高雄市長,因為在 2005 年謝長廷以市長身份北上組閣的時候,指名要陳其邁出任代理高雄市長,以備一年後參選的,但是高捷弊案爆發,陳其邁的父親陳哲男涉及其中,陳其邁與時任勞委會主委的陳菊雙雙下台。

陳菊後來在民進黨初選勝出,參選市長,在大環境不利民進黨的情況下向對手施以不堪的抹黑手法險勝,執政到今年北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陳其邁在初選當中,被菊系與謝系圍剿,但其內部民調一路領先,最後得到出線權。

相反,國民黨內有意參選的人不多。國民黨委任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出任高雄市黨部主委,就是有意推韓出來參選,結果韓國瑜得到提名。6 月左右,藍色媒體中吹起一陣「韓國瑜旋風」,以中時系媒體為核心,不斷吹棒韓國瑜在高雄地方得到市民支持,甚至聲稱韓國瑜與陳宜邁的差距只有 6 個百分點左右。當時筆者心中一驚,心想,不會吧,民進黨執政二十年,陳其邁與丁守中一樣,多年來一直準備高雄市長選舉,而且黨內民調還是居高不下,為甚麼會搞到這個樣子,至少應該領先 15 個百分點以上才對吧。後來不斷有媒體民調出爐,綠色民調也稱,陳大約只領先 10 至 12 百分點,沒有像去年 TVBS 的民調中陳以 59% 對韓 31% 那麼大的差距。今年 TVBS 在 9 月的民調是陳 39% 對韓 35%。

後來,觀察媒體對韓國瑜的報導,筆者才在其中找到原因。韓國瑜不同於國民黨傳統的精英例如丁守中等人,韓國瑜上政論節目時,大多以小市民簡單的語言,說明自己的政策以及民進黨的失政,尤其是「民進黨執政了二十年,高雄市又老又窮」這句話,正切中民進黨在高雄市長期執政的包袱。老,即是老年人口增多,年輕人口減少,窮,即是年輕人都到其他地方謀生,因為高雄出不了好工資。

視高雄為「第二故鄉」的前市長「花媽」陳菊,批評韓國瑜「不曾在高雄土地上流過一滴汗,為了選舉,公然批評高雄又老又醜又窮,唱衰高雄… 連高雄哪條道路都不清楚,還要發展賭場」云云。不過花媽自己帶著一大批市府官員高升中央爽賺肥缺,拋下高雄的爛攤子不管,卻是事實。

民進黨除了長期執政的包袱、中央施政不力外,相信初選的裂痕仍在。不過陳其邁在綠營的支持度高,阿扁之子為了使兒子陳致中當選市議員,也還是要陳其邁同台。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一度批評藍綠兩黨也有「黑金的子女」參選,但他反被批評,為了令時力黨員當選市議員,也還是要與陳其邁這位「黑金之子」同台,黃國昌還是要辯駁為陳其邁洗白。

台中方面,十年磨一劍的林佳龍四年前以大幅優勢打敗了長年執政的胡志強當選。兩年前,在台中市八席立委中,民進黨表面上贏了四席,但加上閉門一家親的洪大姐就是五席。不過,現在林佳龍要連任時,民調有時小幅度領先國民黨的盧秀燕,有時落後,沒有桃園市鄭文燦那般大差距領先對手,例如 TVBS 在去年 8 月的民調是林 52%、盧 32%,今年 9 月卻是林 35%、盧 38%。

筆者在這四年間,有留意監督林佳龍施政的資訊,發覺林佳龍太過鴨霸,失卻人和,例如林佳龍在這次民進黨市議員初選中「特別」支持自己人市府民政局長周永鴻,不單使之得到民進黨提名參選,還讓周在 5 月初請辭但到 5 月末才交接離職,即是帶職落區「用市府資源享受到盡」,這樣哪會得人和呢。最重要的,亦是空氣污染的問題,由於台中的空氣污染日益嚴重,國民黨將之歸咎於發電廠,而林佳龍市府卻無力還擊,只能跟風。

同樣是 2014 年初次當選的,桃園市長鄭文燦之所以長期在民調高達 50% 至 60% 左右,其實是因為他面對市議會時朝小野大,身段非常柔和,對各地方的建設都非常慷慨,拉動到藍營的樁腳支持。

其實民進黨上下真的急了,除了蔡英文下令開會,召集「花媽」等人商議陳其邁民調未能拉大的原因,林佳龍市府日前還要求「區長放下次要業務就其政策及政績辯護」,屏東縣府發言人亦要求縣府政治任命的官員為政策辯護的失言因而下台。

其實作為官員,為現任上司就政策及政績辯護是應該的,但是現任上司倘要連任縣市長,那麼是否應該「保持中立、不作辯護以避免變相助選」呢?

回到主題,國民黨在高雄、台中翻盤是否有望?筆者仍然相信高雄與台中最終都是綠營當選,最危險也應險勝,但總體沒有 2014 的對藍營的龐大差距。藍綠民調接近的原因應該是「在外遊子、對民進黨失望者」未有表態而已,我亦相信,若沒有重大的政治事件,支持民進黨的人會因為民進黨中央施政不力,而不返鄉投票,或在市長投票中支持民進黨,但市議員投給其他綠營政黨。不過,民進黨 2014、2016 大勝,若 2018 贏得太難看,對民進黨、蔡英文與賴清德確實是警訊。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