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容海恩倡懷孕議員授權票,立法會須防濫用》

承上文,談到英國議會正研究如何落實讓懷孕議員及新手父母投授權票,澳洲及新西蘭的議會亦已訂立類似制度,容許議員育嬰時無後顧之憂。我們回到香港,議員在任內懷孕產子又可以如何完善保障呢?

筆者認為「授權票制度」不一定是大奸大惡,但在議會內部缺乏互信的香港,要實施授權票始終有很大爭議。倘若考慮新增生育授權票,應訂立清晰機制及確保高透明度,嚴防濫用。

先重溫英國國會現行的解決辦法。英國容許新生嬰父母使用配對制度(pairing system),與投票意向對立的議員協商,請對方在席但不投票,維持原有賽果。然而,配對制度源於運作成熟的兩黨制,香港議會碎片化、嚴重缺乏互信,不可能仿效。

目前香港立法會只有請假機制(基本法列明,議員未得到立法會主席同意,而無理連續缺席三個月會議,立法會主席可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但無任何授權票或遙距投票安排,否則不會發生劉皇發帶病赴立法會姍姍來遲、引致建制派在政改投票集體甩轆事件。

若非正式的協商難以落實,那麼明確的制度安排就是需要考慮的選項。要為嬰孩父母設立授權票制度,並非不可能的任務,容許我再參考英國國會審議的方案,當中對申請資格、時間、申請程序、選擇授權對象、修改授權對象、適用投票類別等規定,都有具體建議:

  • 申請資格:女士在待產至產後連續請假最多半年;侍產男士最多連續請假兩星期;收養孩子亦有規定。
  • 申請程序:須向議長提交孩子的證明,從而取得正式授權文件,文件列明請假議員揀選誰代為投票;請假議員亦可修改授權對象。
  • 其他選項:原有配對機制不受影響,可繼續協商採用。

最後,方案強調,授權票在正式投票結果報告中將被清楚紀錄,以確保透明度。

筆者明白,民主派自修改議事規則一役之後,仿如驚弓之鳥,有所防備,他們質疑容海恩想借大肚,再度打開議事規則的缺口,引入授權票的萬惡機制。但能否在政治成見之外,將分娩議員授權票變成實際可行、社會又可接受的方案呢?設立一個各黨各派議員皆可受惠的機制,而非度身訂造給容海恩的專屬福利。

如果擔心授權票制度遭濫用,就應列明適用範圍而非抹殺制度本身。事實上,若立法會修訂懷孕議員投票安排,必須經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甚至要了解與《基本法》條文的相容性,需時甚長,幾乎可肯定容海恩在明年農曆新年預產期前未能落實,只會是種樹給後人乘涼罷了。

系列二之二。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