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合謀定價,官僚製造》

「競爭」是一個複雜而含糊的概念,「公平」也不是容易定義的,「不公平」和「競爭」結合起來就更加複雜多變,要透過法例去實現公平競爭,說來動聽,但實際往往好心做壞事。

筆者從《競爭法》起早開始已經認為,這類高度干預自由市場的法例其實不能「打老虎」,更隨時變成「紙老虎」。跨國大集團能夠應付上百個國家的所謂競爭法例,又怎會輕易被制服,相反,魚毛蝦米小商戶就因為法例要求增加成本,最終不過也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成立已久的競爭事務委員會終於找到了「伸張正義」的個案出手,九月初入稟競爭事務審裁處,控告三間工程公司及另外二名獨立人士在首個綠置居項目新蒲崗景泰苑至少 178 個單位服務時,涉及編配顧客及協調定價等行為,有違《競爭條例》。

那三間公司究竟有沒有進行「不公平」的行為,筆者難以評論,但以常識判斷,為什麼同類裝修生意在私人屋苑並沒有發生過所謂「不公平」的情況?為什麼在景泰苑的裝修公司可以只由三間公司包攬?究竟是小業主不懂得向外尋找裝修公司,還是房屋委員會限制了屋苑裝修公司的數目,從而讓有限的公司將屋苑的裝修市場封閉起來?

如果所謂的壟斷是由於房委會作為官僚機構十年不變,引入了所謂指定裝修承辦商,要解決指定承辦商合謀定價的方法其實十分簡單,就是開放名單,讓更多裝修公司互相競爭,根本不用大費周章用法律程序去解決。

如果沒有房委會製造的封閉市場,其實就像所有私人屋苑落成後那樣,裝修工程是自由市場運作,從來相安無事。

無獨有偶,過去競委會也批評過房委會興建的公屋鐵閘承辦商合謀定價。其實究竟問題是源於官僚封閉管理,還是真的是市場運作出了問題?

說到底,定立了《競爭法》以後,所有大型企業的法律部門增添了合規小組的人手,就絕對能夠應付法規的要求。反而小商戶至今也不能清楚掌握法律定義和概念,也看不見真正為消費者帶來實質的好處。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