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為何在中秋節取締香港民族黨?》

本年度七月中旬,政府開始放風聲,保安局與警方擬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但「取締」之路並不平坦,警方要多次向保安局提交資料,亦要延期。政府一拖再拖,似乎為了做好「文件功夫」,要在法律層面上確保無誤。否則,對方如在程序上找到一些瑕疵,最終被法庭駁回,整個行政機關都會面目無光。

政府拖延了超過兩個月的時間,終於在九月二十四日早上,正式刊登憲報號外,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決定以《社團條例》第八條,即時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

 

是否會繼續取締其他組織?

反對派普遍認為,香港政府這次取締香港民族黨是「創先河」。估計日後,政府或會繼續以相同方法處理曾參與「港獨」的團體。某些「港獨團體」甚至乎說會對政府可能的行為「嚴陣以待」。當然,作為一個「港獨團體」,又不依所謂的「勇武」路線,如果政府要以《社團條例》取締,還有什麼好「嚴陣以待」呢?莫非是趕緊回去把曾宣揚「港獨」的網頁、文件、宣傳物品及視頻趕快剷走?在大數據年代,以「燒數薄」來「嚴陣以待」,會有效嗎?

儘管各「港獨團體」都對此表示擔心,但筆者反而對政府的意志有保留。香港民族黨的知名度不高,「港獨成份」又夠純,尚且搞兩個月才夠膽行動。如要港府對付其他規模較大、知名度更高的「港獨團體」,實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成事。林鄭政府尚且讓被 DQ 的議員再選立法會。只要參選人成功通過了一些審查機制,就算後來被傳媒發現曾支持「港獨」或勾結「港獨團體」,政府依然讓那些人參選,甚至乎當選。

筆者認為,林鄭政府的「大和解」路線之下,除非中央政府背後繼續施壓,甚至繞過香港政府最高層向負責機關發出一些看法和表示,否則政府實不似有繼續取締其他「港獨團體」的打算。這「取締港獨團體」的做法,明顯與林鄭的「大和解」路線不符。至今,我們就只見有建制派聯署支持,亦看到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多次發文表示贊同,但暫時仍不見林鄭作出很清晰和強硬的表態。

 

為何要在中秋節刊憲?

雖然要取締一個團體,可能涉及很多技術點,警方要向保安局補充資料及申請延期,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筆者亦曾在一些作風官僚的機構工作過,得知但凡有某部門不願處理某些事情,在技術層面上,總會有方法去拖延。在表面上看來,他們的質詢肯定是合情合理的,你亦拿他們沒法子。當然,大家亦心裡明白,說穿了,要拖延的原因,還是因為大家也不願處理而已。

那麼,如今無法再拖延了,又為何要選擇在這個時候公布呢?筆者曾在工作上與中港兩地的官僚打過交道,大膽說一句笑話,香港政府選擇在九月二十四日公布,可能是看準了這一天是中秋節正日!只要在早上公布,不少上班族在中午過後便可下班,就算很多「打工仔」未能在午飯時段下班,大部份公司都有「早放」的安排,員工吃飯後回公司也會全力工作,希望完成手頭上的事便可盡早下班。在這個氣氛之下,普遍市民只關心自己何時可下班回家,有怎會去關心香港民族黨呢?中秋佳節,市民也是忙於吃喝玩樂,政府取締與否,絕不是大家的重點。此外,中秋節翌日是休假的,香港政府公布「取締民族黨」,以中秋佳節作掩護,至少有一日半的時間可好好休息。

當然會有人認為,其實隨便找一個星期五,也可以有這個效果呀!但如星期五早上公布,可能下午便要進一步的應對傳媒了。周六日政府高層休班,但市民及傳媒也未必會休息,還有兩日時間「發酵」,搞得不好的話,甚至可能會逼得一班高官在周六、日加班,這就得不償失了。因此,還是用一個「傳統節日」作掩護較好。

一直都認真工作的讀者,當然未必會同意以上的「狂想曲」,難道中秋節假期後,香港政府便不用面對傳媒及市民的質詢嗎?中秋節那一日半的「過冷河」真的有用嗎?這反駁亦當然有道理,但香港政府從來就是這般得過且過,又何必把一眾官員想得這麼複雜?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