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普及急救,救人自助》

試想假如有一天,你在街上看到有人因心臟病發倒下或因意外受傷而失血過多,除了打 999 求救外,你還能為他做什麼?也許你會盼望著身邊有人上前,可以在救護車來到之前的黃金時間為病人上施行急救。但究竟香港有多少人預備好應付這種狀況呢?

以院外突發性心臟驟停、即是病人在醫院以外、心臟突然未能有效地運作的情況為例,香港每年平均錄得五千至六千宗個案,而這些個案的病人存活率只有約 2.3%(註一),比其他主要亞洲地區為低(註二)。根據港大的研究(註三),有九成以上受訪者在遇到院外突發性心臟驟停的患者時願意報警救助,可惜當中超過六成人沒有受過急救訓練,即使參與了急救訓練,亦只有不足四成人願意施行心肺復甦術,所以難以在第一時間拯救病人。

因此,香港有必要普及急救訓練,使市民在生活中遇到突發事件時,懂得如何救人和自保,例如施行心肺復甦術、對於外出血、燒傷及骨折的應急處理等,減低意外所帶來的傷害。社會不同團體一直致力推廣與普及急救訓練,例如紅十字會舉行了「紅十字會急救日」不單教育市民大眾各種急救知識,亦公開表揚了一些長期重視急救助人的機構、團體及個別人士及成立了成人義工急救隊(註四)。除了這些推行多年的活動外,香港能如何再進一步在社會上普及與鼓勵市民施行急救?

近年新加坡活用新科技,研發了一款名為 my Responder 的手機應用程式,受過心肺復甦術訓練的市民先在程式登記,當報案中心發現有緊急案件時,即時通知案發地點附近的登記者,為他們顯示附近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的位置,在救護人員來到之前拯救患者。

 

o 180927 b1a

 

此手機應用程式有實時統計報告,從二零一五年面世以來,已有超過一萬四千人次回應案件。這類應用程式固然能增加病人的生存機會及減慢病情惡化,對學習了急救的市民而言亦是一個發揮急救技巧的絕佳平台,藉此鼓勵更多人去學習急救。

我們喜見香港亦有研發類似的應用程式,為了推廣使用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香港大學急症醫學部研發了「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手機應用程式,令市民在緊急時刻可以瞬間找到附近的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提高器材的使用率及病人生存機會(註五)。香港可以考慮研發應用程式,連結市民、診所、999 報案中心及合資格急救人士,讓有需要的患者聯繫上合適的拯救者,藉著新科技去充分活用社會各界的資源。

可是,現時香港只有非官方的合資格急救人士數字,令動員能力打了折扣。筆者提倡香港可以研究設立官方急救數據庫的可行性。另外,不少大眾或許會擔憂因急救而衍生的法律責任問題,雖然香港從未試過向救助者因急救而採取法律行動,但香港或許可以參考西方如英國、美國、澳洲和加拿大等地研究設立「好撒馬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Act),免去了自願的救助者向病人因施行急救的過失而引致的法律責任,以鼓勵更多人救急扶危。

總括而言,市民、政府及非牟利機構應鼎力合作,揉合科技、法律及教育三方面,提升香港社會整體的急救知識及動員大眾去拯救每一條寶貴的生命。

註一: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in Hong Kong: a territory-wide study

註二:Outcomes for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s across 7 countries in Asia: The Pan Asian Resuscitation Outcomes Study (PAROS)

註三:Public knowledge of how to use an 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 in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in Hong Kong

註四:紅十字會急救日呼籲公眾裝備自己,救急扶危

註五:港大倡加強急救技能培訓,冀提升院外突發性心臟驟停患者存活率

  • 想了解更多政策倡議,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ppi.ourhkfoundation
  •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吳加莉、研究員田詩蓓博士
  • 原載:《經濟通》專欄
  • 政策.正察是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PPI)轄下的網上政策研究平台,以數據為本,用簡單的手法帶出政策問題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