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山竹一役,政府敗給公務員思維》

超強颱風襲港,香港幸好免於災難,但風後全港交通半癱瘓,加上政府高層協調和決定惹人詬病,政治風暴橫掃添馬。特首面書頁湧現久未出現的嬲嬲潮,政界左中右同時撲出批評政府,鬧的鬧抽水的抽水,好不熱鬧,而相信下次民望調查出爐時,數字會有相當的下跌。

 

政府表現虎頭蛇尾

特區政府在山竹期間的表現,由其襲港數天前的預備會議和記者會,到風球生效時的應對和救急,都做得相當不錯,而及時的預警、安排和疏散亦有助達至被人形容為奇蹟的「零死亡」。

然而,當八號風球在周一早上除下,從防備及應變的防風階段進入善後階段,形勢則急轉直下。

《線報》博客這幾天都在討論山竹事件,包括政府是否有權力宣布全港停工。筆者想從另外的角度作個分析和總結:究竟林鄭政府在這次危機中敗給什麼心態?筆者依據以往當公務員時的經驗,列出以下幾種心態。

 

慶祝太早 Celebrate too early

陳帆透露,由預警至掛起風球,政府團隊夙夜不眠,部分官員每天僅睡兩至三小時。這是特區政府在山竹來臨前和侵襲時的態度,如臨大敵認真準備。可能特區政府上下在山竹襲港前的數天及周日都拉緊神經,按保安局的要求做好了「全面總動員」防風準備。可想而知,特區高層在周日晚十號風球除下後,知悉市民傷亡不嚴重,便鬆一口氣(林鄭所言的「安然度過」)。

可惜,他們忘記對路面情況掌握最新及準確消息,導致在周日晚沒有為週一早上上班日的情況作好準備。有個比喻說得好:在八號風球卸下一刻,林鄭以為自己在這次應對風災的考卷上答得不錯,在離開試場時還沾沾自喜,怎料,考卷的最後一頁有一條叫「善後」的長題目,她忘記了翻去那頁!

 

好學生 Good student

風災前,林鄭希望利用此機會提升民望的動機,昭然若揭,包括她在周五跨部門記者會前見記者接受提問,又在面書頁上載影片呼籲市民做好防風。作為一個資深公務員,她希望表演自己的行政能力,而其中一個標準,就是儘快在風後回復市面正常,包括商業及經濟活動。

所以,她一直向著這個方向想,而對於上班中途交通有困難的人,她也認為可以「僱主僱員間互諒互讓」的解決。對於上班中途無阻的人、家居及辦公室都在市區而且近地鐵站的人,要他們停工停市是不合理的。畢竟,林鄭自己是一個喜歡工作的領袖。

 

程序迷信 Over-trust the process

勞工處在周日晚上及周一早上,分別發出三篇題為「僱主僱員應訂立颱風暴雨下及其後的工作安排」和「勞工處呼籲僱主應體諒並彈性處理僱員颱風後的工作安排」的新聞稿,呼籲「在風球取消後,若僱員遇到困難而未能迅速返回工作崗位,僱主應體諒僱員的情況而作出彈性處理」。

這些新聞稿都屬於正常程序,颱風天時,政府新聞處都會發出。

當最嚴峻的十號颶風過後,政府偏向相信餘下的情況可以「正常程序」處理,畢竟香港打風不是第一次,每次打風之後都有塌樹山泥傾瀉和停駛的交通,若果市民住新界或離島而交通受阻,新聞稿的呼籲亦已經處理了。公務員相信甚至過分相信既定程序,即使情況變了,變得嚴重,公務員也盡量不想偏離程序,最多會承諾檢討一下,作點小修補。

 

自我本位 Self-centered

公務員的另外一個思想盲點是自我本位,即認為外邊的所有持份者都是自我利益行頭,或者是政治利益掛帥,而政府則是最「非政治」(apolitical),政府才最有能力及資格守護公共利益;商家和勞工在這個問題上也有既定利益,只有政府才最公正中立。

政府會認為它已經跟足程序下決定,被批評離地,實在不公平。

也許,這些算是找個公務員當特首,大家需要承受的代價吧。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