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淵滄《人人不高興》

我定居香港三十一年,年年都遇上台風,有強有弱。過去,不少打工仔還相當歡迎台風,因為多了一天公眾假期,但是這一次「山竹」來襲,人人擔心,因為這是一個香港史上最強的台風,許多人搶購糧食、膠紙,做好各種各樣的防風準備。

這次台風有多強?傳媒說是 17 級。17 級是什麼概念?傳媒說,剛剛落成仍未通車的港珠澳大橋只能對抗 16 級台風。因此,這一次沒有人興高采烈的歡迎「山竹」。

九月十六日,風真的來了。那一天,我坐在家中沙發上,感到度秒如年,窗外呼呼叫的風中有許多雜物在飛,很擔心玻璃窗被吹破,也無法想像一旦玻璃窗被吹破怎辦。我也不能安坐在家中沙發上。人坐在沙發上,卻感到頭暈,站起來時更暈,感覺自己正在船上。手機裡的社交平台上也有大量的人有同感。傳媒正報導說,有大廈的確出現搖動的情況,更有屋子外牆倒塌,多座大廈玻璃窗被風吹破,真恐怖。

幸好,「山竹」只是在香港南部一百公里飛過,沒有直接吹襲香港,港珠澳大橋面對的風力只有 15 級,不是 17 級。

九月十六日是星期日,本來就是公眾假期。風吹過了,九月十七日要上班,人人不高興,為什麼風要在星期日來襲?

九月十七日,交通大混亂,多處道路因為塌樹、雜物當街而封路,地鐵因電纜受損而無法正常運作,如何上班?人人就不止不高興,而是憤怒,問特區政府為什麼不宣布放假。

答案是,沒有放假的機制,是的,香港強調「法治」,特區政府一宣佈放假,就成了「人治」。

因此,香港市民只能期待特區政府檢討現時的法例,萬一將來再有如此強風,風吹過之後可以有放假的機制。

  • 曾淵滄,曼徹斯特大學管理科學博士,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中原城市指數創始人之一,著作計五十多本。